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不再守望美丽的爱情

时间:2016-01-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在大学读了整整4年的中文,我最热爱的事就是通过折腾那些有趣的文字来无休无止地折磨自己手中的日子。 
  据熊儿说,我根本不是爬格子的料,我用来向灵魂忏悔的文字永远上不了报纸也进不了杂志,充其量就是因极度无聊衍生出一些污染环境的“精神垃圾”,用以发泄被圈养的欲望。这些我承认,但我放不下这些东西。真的。它们在我的心里刻下的是关于一个人的全部记忆,那是一种我说不出的疼痛,不说的原因,是因为这世上有许多事物不必说穿,说穿了就没有任何意义,我习惯自生自灭。 
  在这个喧闹的城市里,我感觉我是一条受伤的鱼,我精疲力竭,却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会葬身海底。所以疼痛,就是我守望生活的姿态。 
  我应该不是一个坏女孩,我的书包里装着3张一等奖学金证书和“优秀团员”的奖状,我在这个城市不紧不慢地行走,目光平和而茫然。 
  我穿着宽大的黑色牛仔裤,戴黑色的卡丁鱼耳环,我喜欢一切深沉的色彩,尤其是黑色,它像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痕,让我在时间的叹息里,总是联想到夜晚,联想到一个寂静的让我怀念的夜晚。 
  碰到熊儿是在学校的艺术长廊,那个高个子男生,穿着黑色风衣,黑色卡丁鱼运动鞋,甚至皮夹皮带,都是那种我抵挡不住的深沉诱惑。 
  事实上,我们并不相识。那时候,我是一条养在水晶缸里的金鱼,家里条件非常优越,每个月都能拿到父母高额的汇款单,我不用觅食,我透明地生活着,有阳光有面包还有水藻。但是我不喜欢,我无处藏身,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我得小心翼翼地和缸外一切有温度的目光擦肩而过。我很少微笑,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我的生活是透明的黑色,无可救药的黑色。 
  而熊儿就是那么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边缘,他说他像我一样怕那种白晃晃的光,太扎眼,全没有他向往的明媚和干净。我想前世的熊儿一定是一株茁壮的庄稼,他应该生长在小溪旁边,只是不小心被运进了城里,所以他的身上也总有洗不掉的泥土气息,而且往哪一站就是幅古朴的水墨画。熊儿很少使用我们城市的奇言怪语,他把想要说的希望别人了解的东西放进诗里,那些纯朴的乡村,那些缀满补丁的往昔,那些童话中的鸟鸣、石磨和炊烟,可以让人的眼睛生出一双洁白的翅膀来。夜深人静时,我常常随着纸墨书香,蹑手蹑脚地推开一个野孩子欲掩未掩的柴门,从文字里去感觉一种土地的踏实,还有四处弥漫的母亲的乳香,以及淡淡的汗味,然后久久辗转难眠。 
  睡梦里我会听到一种声音,一种他特有的呼吸的声音,似乎无处不在地回荡在空气里,但我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躺在精美绝伦的玻璃缸中,窗外霓红闪烁。我的日子和别人一样平淡无奇,我的心却时刻在刀尖上跳舞。我把这感觉告诉好友衫儿,衫儿开玩笑地说:“鱼儿,你可是学校公认的冷美人,你不会是动了凡心爱上人家了吧?”我未置可否。 
  在20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感觉没劲透顶,一想到不明不白地活了这么些日子,我就有点莫名的虚脱感,坐在图书馆的书架前,脑门里塞得满满的。这时就有人朝我这边走过来,近了,又近了,脚步轻轻的,我忽然间有一种直觉,抬头时与一双黑得像深潭一样的眼睛撞了个正着。是熊儿。我意识里的沉静开始节节败退,我心慌意乱我的思绪面目全非,但我沉默着,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天衣无缝。他站在那儿朝我看,我假装不在意。 
  两个人对峙时,彼此是蕴着一股真气的,你千万不能冒然行事先开口,否则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会因泻了真气耗了体能而一败涂地。我看过太多悲欢离合的电影片,我读过太多生死缠绵的小说,所以我深谙此道,无师自通。 
  他拿下我手里的书,自然地放到一边,然后很随意地看了我一眼,说出去走走好吗,我没有说话,但他高大的黑色的背影对我是一个无言的诱惑,我无法自卫。 
   熊儿走得很慢,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思绪在结集纠缠,我有些害怕,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这种情形下,我便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似乎等了许多日子,只为等来今晚的无话可说。熊儿给我讲了个故事,那是在遥远的湖南西部,一个很小的村庄,一群想上学却没有老师的孩子,一个因救牛蹄下的儿子而失明的善良母亲,还有一颗对家乡亲人充满感恩的多情少年心。 
  熊儿讲话时语调缓缓的,像是把思绪又拉回了昨天,拉回了他魂牵梦绕的高山下,他说都市坚硬的水泥路载不动孩子眼中的期盼。所以他毕业后,就回家守着母亲,守着村里惟一的一所小学,因为他有与生俱来的湘西情结。 
  听着听着,我感到手脚变得冰冷,嘴里有涩涩的苦味。这两年来睡梦里的无数幻想就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了,我猜想完美也许只适合于夜晚的童话,它见不得阳光,因为现实中有太多的挂念和不舍。熊儿的黑风衣在我眼里幻化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把我挤迫得要窒息了。这时,我看见了流星,两颗闪动的流星,分别从东西天边划着弧线坠下,在遥远天际的某一点上,徐徐擦肩而过,走向各自永恒的归宿,我在一刹那间明白了什么叫命运。 
  那晚回去时,熊儿送给我他的一本手抄的诗集,名叫《鱼和熊掌》,扉页上写着那首我最爱的《不可兼得》: 
  我打江南走过 
  正是梅雨季节 
  东风已迟 
  也没有九月的收获 
  鱼儿走在潮湿的甬道 
  熊儿却没有了冬眠的记忆 
  你的心是小小的寂寞的城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注定人生不可兼得 
  包括前程 
  也包括爱情 
  深夜,我有些累,家里的反对注定我的无力抗争,也注定我和熊儿没有结果。 
  转眼毕业如期而至,熊儿走的那天,下着小雨,我撑着一把伞去车站。在远远的月台上,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的头发,因为伞遮住了天空,也遮住了未来。其实,从开始到现在,我始终不以为自己的放弃是一种错误,难道抛父别母不顾一切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是勇敢吗?我想,这世上有许多东西是我们无能为力的,就让这种残缺的美永恒成一种守望的姿态吧。他回过头来看我,我报以一个云淡风清的微笑, 但我知道,我的笑一定很疲惫。 
  汽笛一声长鸣,往事飘零成了脚下泥泞的残香,我发现我的手上有一个很重的淤青,但我却没有丝毫的痛觉,是的,我的心浊了、钝了。熊儿,我是一个逃兵。我不喜欢这个不属于我的城市,但我不能选择离开,这里有我的根我的理想我的未来啊!熊儿,我常常一个人对着有你的天空流泪,我忘不了那场刀尖上的残局,我的心也是很苦很苦的,这些,你都知道吗? 
  鱼是离不开水的,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所以我离开父母可能无法存活;而熊儿是属于大山的,湘西的民风更能滋润他的生活。 
  回来时,衫儿也要走了,我一个人懒懒地看她收拾东西,衫儿打趣地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古人尚且如此,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别胡思乱想了,你父母早把你的人生规划好了,到了美国留学可别忘了我呀!记得打电话!”我又开始做梦,可梦里梦外我听见的只有自己疼痛的声音。当我一个人在黑夜里奔跑时,我常常找不到方向。也许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兼得,所以没有爱情故事。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