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背叛比爱情更刻骨铭心

时间:2016-01-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4年前认识林可是在朋友的一次聚会上。那天,我们一帮年轻人玩命般地唱歌,挨挨挤挤像个合唱队。我和林可被挤在中间,看着他摇头晃脑的样子,我禁不住笑了。却忽地发现,林可正牵着我的手。 
  我们不曾相识,现在却正在相爱。对每一个深陷爱情中的人来说,爱情的降临都是件突然而奇妙的事。我喜欢撒娇地抱着林可的腰,仰着脸,无限欣喜:“林可,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林可轻轻刮着我的鼻子:“小傻瓜,你当然是我最疼爱的人,无论现在还是以后。”“那从前呢?”我无意识地步步紧逼。林可的眼神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霾,我刚要捕捉,却倏地散了,他又阳光普照起来。 
  我的从前是一片空白,林可是我的第一次爱情。我庆幸自己能把所有的第一次都献给最心爱的人。林可的从前?呵,这个阳光大男孩能有什么从前呢! 
  我们很快举行了婚礼。婚礼盛大得出乎我的想象。我穿着洁白的婚纱,捧着玫瑰,挽着林可的手臂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时,不禁感叹,林可,太铺张了。为了你,什么都值得。我心一动,终于在接下来林可给我戴戒指的时候泪湿眼睫。“我愿看你笑。”林可的眼底一片深情。 
  婚礼快结束时,林可的那帮朋友已喝得东倒西歪了。尤其林可的铁哥们儿杨帆更是又说又闹。他睨视着亦有些醉意的林可说:“老兄,你那位同居了5年的女友,要知道你结婚了,会怎么想啊?” 
  一语落地,满桌子的喧闹马上变成了静谧。我全身轻飘飘的,不知身在何处。我看见有人在数落杨帆,杨帆耷拉着脑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而林可,喷着酒气却清醒着一双焦灼的眼睛:“海棠,你醒醒,你千万不要吓我!”我又恍惚记得问他是不是真的,天哪,林可竟对我点头。 
  醒来时已是深夜,洁白的月光泄了半面墙。林可千言万语无从开口的样子,海棠,听我解释。我阻止了他,泪却滑下来,映着月光晶莹剔透。林可一把拥住我。 
  我感受着林可无限的温柔,而伴着身体疼痛的是另一种疼痛——他的身心曾怎样贴近另一个女子?5年,多少个日日夜夜? 
  林可在我耳边呢喃:海棠,我爱你,珍惜你一生一世,海棠!倘若是从前我不知会多感动,而此时,我却分明听到心碎的声音。 
  日子如水滑过。我和所有的小妻子一样,努力把饭菜做得香甜可口,让丈夫的每一件衣服都洒满阳光的味道,使温馨的小家看起来更加温馨。林可也与那些标准的丈夫毫无二致,上班,下班,看报纸,霸住足球频道,在床上卖力地表现自己,然后抽支烟,掐灭烟蒂,侧身睡去。 
  我享受着这份平静,似乎忘记了那片阴影。如果不是那个偶然,也许,我和林可会这样一年年地过下去,直到老。 
  那是个阳光很好的周末。林可在洗澡,手机响了,我鬼使神差般地按下阅读键。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林可,我努力不去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可我做不到。我也晓得你永远不会原谅我,但我忍不住,想你!安怡。” 
  我呆若木鸡。直到林可站在我身后。 
  我逼视着他:“你怎么解释?”林可承认“安怡”就是他曾经的同居女友,他想过结婚,可最终她背叛了他。他说他不会和她联系,因为他心里只有我。 
  我冷笑。林可,为什么麻烦的总是你?为什么我不在乎你5年的同居经历,你却让它阴魂不散?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却要刺伤我?林可急得满头大汗,在他试图拥住我时,我用尽全身力气给了他一掌。 
  虽然在内心深处我是相信林可的,只是我再也无法说服自己不委屈。那个短信又一次挑战般地表明,林可与别人恩爱相缠是真真切切的。 
  林可变得小心翼翼,对我呵护备至。而我再也不是仰着脸用惊喜的眼神看他的那个单纯无比的女孩了。我像个刺猬一样,尤其吵架时,我更是伶牙俐齿,看着林可渐渐蔫下去,抱着头坐在沙发上,都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掠过我的心头。然而当他抱着我的腿,说“海棠,不要折磨我,我求你。”时,我却又心如刀割。 
  两个月后,林可被派往分公司。后来我得知是他主动请缨去那个偏僻小地方的。也许他意识到只有距离才能救我们。 
  一个人的日子里,我开始流连于酒吧,释放着心中的苦闷。 
  周同的出现既在意料之外亦属意料之中。也许自从那个短信之后,我一直渴望着有一场相遇,给自己一个秘密。为了一种心理平衡,更为了重新开始。 
  在与周同“第一次”时,我就是用这种理由说服自己的。但是后来,我却无法自拔。我任自己陷进那场错误的开始和结束之中。 
  半年后,林可调回总公司,荣升为总裁助理。他从容淡定,踌躇满志——无论对工作还是感情。他又恢复了从前那个阳光大男孩的快乐。他拥着我看电视,偶尔看我并轻吻我的额头,他会和我一起下厨、洗衣,愉快地吹着口哨,生日的时候,他带着我去吃烛光晚餐…… 
  幸福从没如此“华丽”地靠近过我!我却感受不到一丝快乐。和周同在一起的荒唐一幕像蛇一样缠绕着我,我努力摆脱,没命地逃,然而越来越多的疲惫和愧疚却使我几尽疯狂。尤其面对丝毫不知情的林可时,我更是痛苦难当。我决定孤注一掷向林可坦白。 
  林可听了,狠命地抽着烟。然后,他茫然地看了我一眼,拂袖而去。 
  有人曾这样说:男人比女人记恨,尤其男欢女爱之恨。背叛比爱情更刻骨铭心,他不能忘怀,这个女人有一次逃走的记录,她的身体曾经不忠诚。 
  我意识到这些时,已经太晚了。我等待着最坏的结果的到来。 
  林可开始用各种方法发泄。他要么晚归,要么喷着酒气动作粗鲁地复仇般地冲进我的身体,而眼神里写满厌恶。我知道他的痛苦并不少于我。 
  我又看到了一堆破碎的玻璃,流着血,呻吟着,却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我终于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逃出了林可的视线。 
  林可没再见我,而是通过律师转交给我“离婚协议书”。我看也没看就签了字。这对我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律师似乎没料到如此顺利,怔了一下,扶扶眼镜:“林先生说,那所房子您可以回去住,林先生搬出去已经好久了。”我转过身,摇了摇头。 
  如今我在租来的房子里回忆从前,终于明白,爱情从来都不是一件突然而奇妙的事,它的每一次降临都是为了成全一场喜剧或者悲剧,成全前者的是宽容,而成全后者的最直接的途径便是背叛!但无论你拥有看起来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你都不可能得到理解和同情。尤其对男人来说,背叛真的比爱情更刻骨铭心。在这一点上,我和安怡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