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变奏曲:无条件为你

时间:2016-02-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牙没了,可以补,爱情呢?爱人丢了,到哪里去补呢? 
   
   A 
   
  从小就爱吃甜食的我牙齿不好,经常牙痛。这不,一颗蛀牙又开始隐隐作痛了,我索性叫牙医把它拔掉了。牙医叫我在一个月后去补牙。 
  一个月后,我到医院补牙,带着异常沉重的心情。彼时,我的男友林子杰正在向一个款姐投怀送抱,恰巧被我一个姐妹逮个正着,然后这个姐妹滴水不漏地把细节描述给我听。我恨得牙咬得咯吱响: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麻醉过后,假牙很快弥补了嘴里的空缺。我就想,牙没了,可以补,爱情呢?爱人丢了,到哪里去补呢?想着想着心就疼得要命。 
  第一次走进酒吧,要了一瓶烈性红酒,试图买醉,借酒消愁。 
  我要喝!我还要喝!我刚叫侍应把酒瓶打开,就有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把我的酒抢过去直往嘴里灌。 
  那家伙身上的西服皱巴巴的,浑身充满了酒气,给人一种邋里邋遢的感觉。 
  先生,这瓶酒是这位小姐的。侍应急急地说着,而那家伙却置若罔闻,转眼间一瓶酒已经全部进入他的口中。 
  我还没来得及吩咐侍应再拿一瓶红酒过来,那家伙已经“扑通”一声重重跌倒在地,含糊地说着“女人……女人没一个好东西……” 
  哎!又是一个丢了爱人的可怜虫!于是不想喝酒变成像他一样的醉鬼,没人爱自己总不能作贱自己。正欲走出酒吧,脚却被什么绊住了。那个醉鬼正牢牢抱住我的右腿,嘴里隐约说着:“小静,别走!” 
  先生,我不是什么小静,我叫江芳怡!我边说还边把我的工作证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但他的眼皮压根没抬一下,依旧牢牢抱住我的右腿。 
  很快有人围过来。“八成是这个女的想跟这男的分手,男的不肯分,哎,现在的女人也真够绝情的啊!”“是啊!是啊!”…… 
  我气得脸发青,为什么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呢? 
  万般无奈,我只得学《我的野蛮女友》里的车太贤做了一次好人好事,把这个醉鬼连拖带拽地扶到酒吧外面。 
  你住哪里?我给你打一辆的士你自己回家,好不好?小静,说真的,只要你不离开我,哪里都是我的家! 
  那家伙情深意切的话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于是越发同情自己,已记不起林子杰是什么时候对我说过这类似的情话了。同时也为那家伙的女友感到可惜,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真不知道眼睛长哪里去了。 
   
   B 
   
  这是哪里?你是谁?何书恒一醒来就惊讶万分地问我。 
  你还好意思问我?昨晚要不是我收留了你,你被别人扔到大海里喂鲨鱼都不知道!当今时代做了好事还被误会,真是好人没好报! 
  何书恒这才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在酒吧喝了很多酒。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你的衣服在这里,我已经给你洗好吹干了,现在你可以走人了吧?我把他的衣服扔给他。 
  何书恒看着自己只剩下一条短裤急得不行,你怎么、你怎么可以随便脱人家衣服呢? 
  不脱掉你那一身酒气冲天的衣服,你能躺在我家干净整洁的床上?我没好气地说。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你什么时候要我跟你结婚我一定义不容辞,你放心! 
  我百口莫辩,苦着脸望着他,我前世到底跟他有什么仇啊?! 
   
   C 
   
  从此何书恒用“对我负责”的借口经常光顾我家,一口一个“伯母好”和一周一个小礼物把我妈哄得心花怒放。 
  老妈此生此世就跟了老爸一个男人,而我8岁那年,老爸被一场无情的车祸夺去生命后,老妈就一直为老爸守着寡,可谓忠心不二。所以老妈心里存有的都是老爸的好,把天底下的男人差不多都归为“好男人”了。我抱怨她接触的男人太少,不然肯定和我同仇敌忾了。 
  等着瞧吧!狐狸迟早会露出尾巴的!我叫老妈等着看何书恒变心的好戏。才跟女友小静分手就来勾引我这个救命恩人,不是负心郎才怪呢! 
  我的姐妹雨薇是个出落得水灵灵的美人,我想用“美人计”试探一下何书恒的狐狸尾巴。 
  也不知道何书恒到底给了雨薇什么好处,反正第二天雨薇就在我这边大说特说何书恒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有责任心。 
  我依然一脸不屑,切!好戏在后头呢! 
   
  D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埋头整理一大堆文件,那个让我爱得深切痛得彻骨的林子杰来了。英俊帅气依旧,但从前最让我欣赏的霸气和豪迈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窝囊样。芳怡,是我错了,原谅我好吗? 
  我不吭声。 
  芳怡,当初都怪我不长眼睛,其实那个款姐一直在利用我,根本没把我的感情放在眼里,我现在被她飞掉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林子杰低声下气地说,满脸奴才相,令我厌恶至极。 
  我把手中的一大堆文件狠狠砸到林子杰的脑袋上,滚!你给我滚!从此我不想再见到你! 
  林子杰灰溜溜地走了,我的工作随后也丢了,因为我把公司最重要的文件全部砸在地上搞得乱七八糟,被上司以“做事莽撞”的罪名炒鱿鱼了。爱情事业双下岗的倒霉事就这样毫无心理准备地落在我头上。 
  头重脚轻地走出办公大楼,身不由己地走进酒吧,要了一瓶“血腥玛丽”。仰头拼命喝着,侍应直叫,小姐,小姐,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呀!是不是你又失恋了? 
  你才失恋了呢!我狠狠地瞪了侍应一眼,继续灌酒。 
   
   E 
   
  芳怡,你总算醒了!知道我有多心疼吗?何书恒猫哭耗子般地坐在床边。 
  我是你什么人?你有什么好心疼的?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要对你负责呀!抬起头,发现并不在家里,问何书恒,这是哪里? 
  这是我家啊! 
  谢谢你昨晚收留了我,从此我们互不相欠了。我挣扎着下床,头痛欲裂。 
  不对!我还欠着你……我要娶你。 
  别再给我无理取闹了,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那好吧!就让我最后一次送你回家吧!何书恒垂头丧气地说。 
  真搞不明白,一般的男人在夺去女人的贞操后总会一个劲儿地推脱责任,而我明明没有被何书恒侵犯,他却非要对我负责。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男人?叫我如何去相信?拿什么去信?失恋过一次的女人就像刺猬,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不想让别人触碰,免得伤了别人又伤了自己。 
  伯母,你以后要好好保重,可能以后我不能来看你了。何书恒的演技真是一流,几乎要流出眼泪了。 
  别信那丫头胡扯!她其实不知道有多喜欢你呢!只是嘴硬不肯承认罢了。我妈性子急居然把亲生女儿给活活出卖了! 
  真的?何书恒的眼睛开始唱起《星星点灯》,变得异常明亮。 
   
  F 
   
  找了若干单位就是找不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收到了一份聘请书,是到那家我仰慕许久的大公司做广告部副经理的工作!我兴奋得哭出了眼泪,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但转瞬又想,我并没有到那家公司应聘啊!难道是我以前的光辉业绩被那家公司的老总发现然后特意来挖掘我这匹千里马的? 
  兴高采烈地拿着聘请书去上班,挤进电梯时冷不防被人群推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这不是……这不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对我负责的何书恒吗? 
  你好啊!何书恒开口跟我打招呼,一身职业装扮的他眉宇间添了几分干净利落。 
  你在这家大公司做事?我大呼小叫。 
  是啊!我是这家公司的广告部经理。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那我以后岂不是成了他的手下了?真够倒霉的,他不找我倒换成我来找他了! 
  我问何书恒,你知道这家公司为什么要聘请我吗? 
  知道啊!因为我是你的伯乐啊! 
  我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原本我还自我感觉良好地以为是自己很厉害而被那家公司的顶头上司挖掘过去的呢! 
  对了,我想问你一句,你为什么对我有抵触情绪呢?何书恒盯着我问。 
  你刚刚被小静甩了就移情别恋,我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我老老实实地说。 
  我以前并没有女朋友,根本不认识什么叫小静的女孩,你不认为每次我们相遇都有点戏剧性吗?其实这些都是我刻意安排的,我很久以前在一次洽谈业务中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当时你并没注意到我。后来打听到你有男朋友又不敢轻举妄动。等到可靠消息证明你自由了,我才打算主动攻击的,那次的酒吧相遇我并没有醉哦!…… 
  你……你!我的舌头打结了。我既不美又不丽,既没钱又没才,你为什么爱我? 
  爱是无条件的,我愿意无条件为你付出一切。在我心中,你就是最美的,最有才华的女子。何书恒慢悠悠地说道。幸福的眼泪夺眶而出,其实我何尝不喜欢何书恒呢?只是害怕再度受伤不肯承认罢了。原来老妈早就猜中了我的心思!我扑上前紧紧抱住何书恒,你对我的这辈子负责吧!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