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朴树:音乐王子的纯情之恋

时间:2016-02-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曾经,他是孤傲的不食人间烟火的音乐王子,因为忘情音乐世界,他像个尘世中的局外人,冷冷地看着世事,任浮华流转,任岁月流逝。那些如风般的爱情,也像一朵朵小花,落入了尘土中。岁月沉淀人生。2005年1月,朴树携起了演艺新秀吴晓敏的手,走向了婚姻的红地毯…… 
   
  出我的音乐,我的方式 
   
  记者(以下简称记):很多人认为,原创歌曲第一个10年是那英的10年,而下一个10年是朴树的。你对这样的说法有什么样的态度? 
  朴:我没有态度,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就够了,别人的希望不会左右我。我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期望。 
  记:现在很多媒体报道,虽然朴树的音乐有伤感的成分,但总体给人的感觉是比较灿烂、阳光的,尤其是你的这张新唱片《生如夏花》。但我现在看到的你怎么这么没精打采呀?整个人和你的音乐反差怎么那么大? 
  朴:我不觉得我的歌曲灿烂,相反,我认为它一点都不灿烂,这张唱片里面的音乐内容其实很灰。至于我现在的状态,可能是我处在比较低潮的时间正好让你看见了。 
  记:你以前很不喜欢娱乐节目,并说自己永远不上娱乐节目,真的做到了吗? 
  朴:我现在对娱乐的看法已经变了。在这样一个娱乐气息越来越重的时代里,娱乐也成为这个行业的规则或趋势。其实我并不抗拒娱乐,以前我很憎恨,现在我觉得没什么。老百姓需要娱乐,这也是这个行业存在下去的原因。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娱乐。但同时我能很好地做音乐,在这个行业里能按我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音乐给我的快乐最持久 
   
  记:你曾非常推心置腹地对我说过一句话,你说你内心渴望做一个“小众歌手”,不想大家特别关注你,被闪光灯笼罩住。但实际上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大众歌手”了,从“小众歌手”到“大众歌手”,这种变化你怎么看? 
  朴:我现在只能说,我要选择“大众歌手”里我需要的那一部分。 
  记:哪一部分? 
  朴:我觉得是名利吧。怎么说呢,我不想当艺人,我只想当一个歌手。我爱听的那些音乐的制作者,他们是不会像我这样生活的——天天接受媒体采访,天天做秀。如果我能生活在他们那样的环境里,我也不会选择这种生活。 
  记: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要你是一个“大众歌手”,都免不了这些东西,做宣传、走在路上被别人认出……做“大众歌手”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朴:现在我是心甘情愿吧。 
  记:换一种生活? 
  朴:怎么说呢?就好像这几年一直有人在问我,你走红是不是一种错误?我以前也觉得走红是一种错误,但我从去年开始不这么想了。去年,我开始觉得我很幸运。名利那种东西很消磨人,但贫穷也同样消磨人,甚至对人的消磨更狠。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很有才华,但都被埋没掉。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出自己的唱片,即使出了唱片,也没有人注意他们,继续给他们机会,给他们自信心。很多人就因此被消磨掉了。 
  记:你现在对物质生活看得很重吗? 
  朴:我不知道重还是不重,量化出来是什么概念。我希望自己生活得不窘迫。 
  记:你现在还没房子吧? 
  朴:有房子但我不住。 
  记:当你买完大房子的时候,已经没剩下什么钱了,你当时会不会很惧怕,觉得自己如果今后万一没钱就住不上大房子或无法体验这种生活了? 
  朴:实际上不是住大房子的问题。我需要的生活是跟这个社会无关的,我是独立的,我随时可以脱离这个社会,就像我前几年过的生活一样。 
   
   内心的东西永远无法改变 
   
  记:这几年里,你会不会常常回家? 
  朴:有一段经常回家,因为我发现我越来越爱我爸妈,在我心情很好的时候我会经常去看望他们。 
  记:如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见,是怕影响他们是吗? 
  朴:我希望给他们快乐。 
  记:会和爸妈聊天吗? 
  朴:说得少,尽量说些他们爱听的话。我不可能让他们了解我心里非常混乱的那种状态,我不可能对他们说的。 
  记:一般儿子都会有这样的责任感。 
  朴:是,报喜不报忧。我爸妈对我的要求没什么,他们真的不奢望我去做什么事情,赚多少钱,但他们希望我平安。然后,能在社会上立足,别干坏事,他们就已经很高兴了。 
  记:我记得以前你妈妈说过,不希望儿子出多大的名,但希望儿子健康、快乐地生活。所以你从所谓的事业高峰往下走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是你自己刻意地往下走,因为如果你想往上走的时候,你完全可以走得更好、更高。但你没走,你选择往下走,起码你当时有一种快感。 
  朴:我那个时候没有再往上走的欲望。包括现在。他们的生活态度影响着我,他们对奢侈的生活没有兴趣。比如说我带我爸妈去吃特别贵的饭,我都不敢让他们看账单。我发现那些贵的东西对他们没有任何诱惑,他们只觉得能看到我就是最好的,就最高兴了。每次回家,我都会买一大堆吃的、用的回家,但他们需要的不是这些,更多的金钱对他们来说没有作用。 
  记:我能感觉到你对你父母那种爱,可能你是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你在父母面前会不会表现得很拘束? 
  朴:是,以前我会拘束,但现在好多了。我经常抱着我妈妈。 
  记:回家先和父母拥抱一下? 
  朴:这倒不是,有的时候我走路就会搂着我妈妈,很开心。 
  记:你内心那种朴素的东西非常好。 
  朴:内心的东西是变不了的,真的。那么多年就具有的东西是不可能变的。 
  记:今年你不想写新歌了? 
  朴:我没有一天不想写歌。 
  记:我希望你能走得很好。 
  朴:我相信。音乐是自己内心的感受,尽管我写音乐的过程对我自己来说非常残酷,但我觉得值得,我喜欢。 
   
   爱情让我体会到另一种快乐 
   
  记:你有时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但你却从来不缺少爱情的滋润? 
  朴:也许是吧!1999年夏天,我接拍了人生中第一部也是惟一的一部影片《那时花开》。因为这部影片,我结识了周迅,因为她的存在,因为她的到来,这个平凡的夏天变得与众不同,爱情就是这样吧。当她来到,所有的不快都会像云烟瞬间散去,所有的烦恼都会被甜蜜替代。但是爱情,又是如此的瞬息万变,当她离去,我也只是微笑着无奈地转身。 
  记:听说你前不久与演艺新星吴晓敏步入了幸福的婚姻殿堂,能谈谈你们的故事吗? 
  朴:也许是上辈子我对她好,所以这辈子她要还给我,我们俩特别有缘。2002年春天的一个聚会上,我们俩相遇了,她说着软软的上海话,笑声也十分悦耳。走到一起挺自然的。 
  因为不善于安排自己的生活,在遇到吴晓敏以前,我的饮食起居,都是比较杂乱无章没有规律,而吴晓敏出现后,我的生活起居,甚至我的衣帽搭配,都是她一手操办。有人对吴晓敏说,女孩子是要男人疼的,而你跟了他,却要照顾他,难道不委屈吗?吴晓敏笑着回答: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会有精力去跟他计较吗? 
  张爱玲说过一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也是因了这样的原因,他们都特别珍惜在一起的日子。 
  在吴晓敏的心里,朴树永远是第一位的,但吴晓敏却知道,在爱人朴树的心里,音乐是第一位的。 
  一个为音乐而生,一个为爱而活,这样的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也是一段完美的婚姻链了吧。 
  现在两人结婚生活在一起,朴树仍然为了音乐,沉湎在其中。而对吴晓敏来说,看见心爱的人那专注的样子,看到他写出一首歌时,那种轻轻的一笑,她觉得那能抵得上世间一切的幸福。 
  这就是牵手的全部含义吧,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