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青海西宁行

时间:2016-04-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6月下旬,北京已是骄阳似火,气温近40度,我们经过两个小时的航程,到达青海的省会——西宁。西宁号称中国的夏都,当天最高气温25度,最低8度,到机场已是深夜,一下飞机,凉风习习,那叫一个爽,西宁机场实在不敢恭维,怎么形容呢?机场只停一架飞机,候机楼像一个三等铁路小站。和夏都实在是不相称。不过新的机场大楼正在建设中。据说机场是把山削平了建设的,不得不赞叹人的力量和智慧。出租车30分钟的路程驶入市区,入住宾馆,一夜无语。 
  第二天,吃过早饭直奔青海湖。高速路路况非常好,好像是青藏公路吧,车很少。路两边的风景难以言表,对我这样习惯大城市生活的人来说,是极其向往的:天,那叫一个蓝,是一种清澈的蓝;云,那叫一个白,在空中舒缓地移动;太阳,好像离我们很近,时而躲进云彩里,时而浮出云海,透过云层的阳光,成集束状照在群山、大地、田野和牦牛群、羊群上。路边是铺天盖地的艳黄色油菜花、青绿色的青稞和植绒地毯似的碧绿草甸子,一条通天的大道蜿蜒着直奔天边,景致真的是美,美的震撼,像山水画,像油画。车在画中行,人在画中游,车、人都成了画的一部分。 
  车行约一个半小时至日月山。日月山海拔3520米,是游人进入青藏高原的必经之地,故有“西海屏风”、“草原门户”之称。日月山山峦起伏,峰岭高耸,兀峰白雪皑皑。低处则红土覆盖,红岩累累,所以唐朝时叫赤岭。日月山口的南北各有一峰,其形状似太阳和月亮。藏语叫日月山为“尼玛达哇”,蒙古语称“纳喇萨喇”,都是太阳和月亮的意思。 
  此地为唐朝和吐蕃物资交流和两地使者往来的中转站。据说当年文成公主入藏途经此山。登峰东望,一片连绵不断的青山,她取出父皇宝镜嫁妆,哪有什么长安故乡,不由悲从心起,空镜坠地,一分为二,一半化为金日,一半化为银月,日月交相辉映。现在山隘上尚立有“日月山”三字的青石碑,山顶修有遥遥相望的日亭和月亭,山南脚下有流向独特的倒淌河(河水向西流)。据说,南面几十公里处是奔腾咆哮的黄河和举世瞩目的龙羊峡(我没看见)。 
  站在山顶,向东眺望,一派田园风情;向西看,碧波荡漾的青海湖,海心山明丽动人,与田园秀色迥然不同。我们到达日月山时,天上忽然下起了沥沥细雨,气温大概也就4-5度,当地的小贩都穿着冬装,可冻坏了我们这些游客,一些游客抵不住寒冷,向小贩租了军大衣和藏袍。从下车伊始,小贩就蜂拥而上,推销粗糙的纪念品和“古董”。一个小贩非常执著,大概看我面善,一直跟着我到山顶的日亭推销她的牛角梳,从50元降到30元。可惜我不为之所动,坚持没买。还好幸亏没买,回到城里一看,质量更好的在宾馆30元,商场15~20元。到了山顶,我理解文成公主悲从何来了,内地人到了3500米根本喘不上气来,走快了心脏要蹦出来,头也疼的厉害。你想文成公主金枝玉叶到这荒山野岭,而且要和一个不认识没见过的异族人过一辈子,心情的酸甜苦辣可想而知。不过,不管怎么说,文成公主终于还是来了,为了大唐和吐蕃两族人民的幸福,带来了文明,结束了连年的征战,牺牲了自己。应了现在一句话“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人”。在此我们应该向文成公主致敬。 
  临走,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一幕,一群小贩拉着车门不让走,非要让买一样纪念品,一个玉佩饰要300元,你还多少钱都行,但必须要买。真没见过这样卖东西的。最后同行人给50元买下了事,汽车发动重新上路。青海人不都是这样吧,后来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个例。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路的右边出现了一片蓝蓝的湖——青海湖。青海湖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面积4400多平方公里,海拔3260多米比古城西宁还高出1000多米,这里气候凉爽。即使在烈日炎炎的盛夏,日平均温度一般都在15℃左右,是理想的避暑胜地。青海湖蒙语叫“库库诺尔”,藏语叫“错温布”,意思是“青蓝色的海”,是青藏高原不断隆起后,幸存下来的。我们没有到游人常去的旅游景点,而是沿着一条高低不平的颠簸土路到了湖边。真的很宏伟,真的很深邃,知道什么是诗情画意般的景色吧,这就是:湖畔是碧草青青、平坦开阔的草原,牧民的帐篷,羊群似白云飘动。湖面一望无际,碧波万顷,水天一色。湖水清澈碧澄,粼粼闪光。与湖水连接处是连绵的群山,好像是祁连山,山顶上是皑皑白雪,天是湛蓝湛蓝的天,水比天还蓝,至少我没见过这么蓝的水,用手在湖水中撩动,湖水冰冷,看到这么清净的水,禁不住用手舀起喝了两口,是咸的,盐份应该很高吧。这里的咸不同于海水的咸,没有海水的苦涩,是一股香甜的感觉。湖水里生长着一种鱼叫湟鱼,属高原冷水鱼类,据说该鱼肉细味鲜,由于湖水冰冷,生长缓慢,一年只生长一厘米,也有说一两的。不过我们是无缘见到了,由于过度的捕捞,湟鱼越来越少且越来越小,当地政府从去年开始休渔20年,禁令的执行看来还是比较得力,我们吃饭每次必点,每次都被店家委婉拒绝。这是造福子孙的大好事,我辈应该全力支持才对,可惜没有口福啦。 
  青海湖最负盛名的应该是鸟岛,是青海高原的一大奇观,是鸟儿的乐园与天堂,可惜因为时间的原因很遗憾没有去成。这样也好,优美壮丽的鸟岛风光,奇特的水禽生活,留着对它的憧憬和向往吧。 
  打道回程,奔向塔尔寺。塔尔寺离西宁约25公里,司机将带我们抄近路,反正我们也不认识,只知道路过国家田径队的高原训练基地和一个名字很怪的镇子,镇子正在修路,一路颠簸着就到了。 
  塔尔寺背靠山坡,沿着山谷层层排列而建。塔尔寺是西北地区佛教活动的中心,寺内规模宏大,最盛时有殿堂八百多间,占地达1000亩。塔尔寺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九年,是为纪念藏传佛教创始人宗喀巴而建的。相传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出生时,其母将胞衣埋后,这里长出一株菩提树,有10万片叶子,每片叶子上现出狮子吼佛像一尊,后人在此建起了高11米的大银塔,后来又在塔的外面扩建为寺,因寺包塔,故称塔尔寺。 
  塔尔寺依山势起伏,由大金瓦寺、小金瓦寺、小花寺、大经堂、大厨房、九间殿、大拉浪、如意宝塔、太平塔、菩提塔、过门塔等大小建筑,组成的完整的藏汉结合的建筑群。塔尔寺内的酥油花、壁画和堆绣,被称为“塔尔寺三绝”,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我们在丹增喇嘛引导下,七拐八拐到了活佛的住处参见了活佛。活佛是塔尔寺的法台,有70多岁了,据说是当年与达赖喇嘛灵童掣签的转世灵童之一。我们依次向活佛献了哈达,活佛也逐个为我们进行了祈福。当时气氛还是很凝重的。哈哈,活佛轻易是不见生人的,我们也算是有缘之人吧。见过活佛之后,丹增喇嘛带我们游览了全寺并做了详细的介绍,当然还看了一般游人不能看到的东东。不过丹增的口音太重,又夹杂着宗教用语,许多话都听不懂,也不好意思深问,可能许多精彩的介绍都错过了,罪过啊。 
  第三天,参观了东关清真大寺和青海博物馆,对伊斯兰教的知识和青海的历史有了粗浅的了解。博物馆还是不错的,值得一去,票价15元。 
  还有一件小插曲,中午吃饭时打电话,手机随手就放在桌子上了,到机场要打电话时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回忆可能是丢在饭馆,试试一打,还真通了,对方答应打车送到机场,40多分钟后接过丢失的手机,感谢话说了一筐儿,酬金对方也不要,让我们很是感慨了一番。真是让我们感到青海人的实在。让我们记住:西宁大众街祥云阁餐厅。 
  愉快的青海西宁行结束了,青海西宁为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青海西宁!我还会来的。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