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荆棘”父爱,优秀法官雇凶杀人上演“夺女大战”

时间:2016-04-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袁鸿声曾是河南洛阳地区十佳法官之一,但他同时也是当地一起轰动一时的凶杀少女案的幕后真凶。3年前,由于自己的愚昧和极端愤恨,他亲手夺去了一名花季少女的性命,而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他的宝贝女儿。 
   
  痴心父母,遭遇心爱女儿另类挑战 
   
   1981年袁晓萍出生在洛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袁鸿声是郊区法院的一名法官,母亲是企业干部,父母对这个从小就聪明伶俐的女儿倾注了所有的心血。袁晓萍15岁那年,袁鸿声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不像以前那样听话了,而且骨子里的叛逆情绪不可抑制地膨胀。她喜欢穿运动衫,网球鞋,还留了一个与男孩子差不多的短发。谁一说她,她马上就会竖起一对冷眉,“不喜欢看就别看,我自己觉得挺好。” 
   这以后,袁鸿声发现已升入高中的女儿经常把一个叫白燕的女同学往家里领。白燕的父母都是工人,家境和学习成绩都不好,每次来家里,女儿和白燕又吃饭又聊天,十分亲近。两人打着学习的旗号关在房间里,却时不时传出肆无忌惮的大笑。袁鸿声还发现,袁晓萍经常把自己的学习用品、衣服送给白燕。袁鸿声对这一切十分恼火。 
   1998年的高考,袁晓萍自然是名落孙山。落榜后的袁晓萍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袁鸿声便拿出3万元积蓄给女儿在小区附近开了家冷饮店。谁知太平了不到10天,妻子就告诉他一条烦心的消息:“萍萍把那个白燕拉到冷饮店做帮手了!”原来,父亲不让白燕进家,袁晓萍只得让这个也同样落榜的好友到店里帮忙,以增进两人的“友谊”。 
   袁鸿声打见白燕的第一眼起就不感冒。他觉得这个眼眉细长、身材瘦小的姑娘非常做作,家教也不好,加上她拉了女儿学习的后腿,更是对她厌烦至极。 
   为了让女儿不再和白燕来往,袁鸿声咬牙关了冷饮店。1999年4月,袁鸿声在法院给袁晓萍找了份整理文件的临时工。要知道,这份工作是袁鸿声求了多少人才得到的,可袁晓萍一点儿也不珍惜。初来上班时,袁晓萍就抱着电话打个不停,工作出错、态度怠慢,经常被领导批评。工休时间她还把白燕叫来,公然在大家眼皮底下嬉嬉闹闹。时间不长,单位的流言蜚语就传开了,“袁晓萍好像是同性恋……” 
   在那个相对闭塞和落后的城市,这个字眼和这些流言足以颠覆袁鸿声几十年来的好名声。这位从1976年就从事司法工作的老法官,为了这个令他头疼的女儿,几乎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可他越骂女儿,袁晓萍就越倔强,她偏要和父亲对着干…… 
   不到一年,由于影响不好工作也不能尽职,袁晓萍被辞退了。这下她仿佛挣脱了束缚,彻底和白燕泡在了一起。此后,两人经常结伴逛街购物,还经常穿同一系列的情侣装,连手腕上的护腕也一模一样。“这还了得!”屡屡败退的袁鸿声,此时开始苦口婆心地做女儿的工作。“萍萍,赶紧正儿八经找个对象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别人看见了,谁敢要你?”“我喜欢和白燕在一起,人家为了我都和男朋友吹了,我们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你们别再瞎操心了好不好!”软磨硬泡都使尽了,袁晓萍还是我行我素,郁闷和气愤让46岁的袁鸿声一下子衰老了许多。 
   
   夺女大战法官与律师掷下生死赌注 
   
   2003年3月11日晚上,袁鸿声一个人在袁晓萍租住的老城区某住宅楼下守候了半天,才见到了一个多月都未露面的女儿。“萍萍。”袁晓萍和白燕一起结伴回来,她一听见是父亲的声音便厌烦地加快了脚步。袁鸿声过来拉女儿,却被白燕挡了一下,“这可是我的家,你想干什么?我们交往正大光明,碍着谁的事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多管闲事……”“混蛋!”那一晚,袁鸿声和白燕大吵一架。这个嘴巴伶俐的小姑娘竟把身为法官的袁鸿声噎得无话可说,最终袁鸿声忿忿而去。 
   一连几天袁鸿声都告假在家,像头怒狮般地在家里走来走去。3月15日晚的一个电话,让郁闷中的袁鸿声匆匆穿衣出门。在一家大酒店内,袁鸿声向对面的女人开始诉苦。“黄菊香,最近我被那个不争气的女儿搅得心烦意乱,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点儿小事至于把周大法官气成这样。”时年35岁的黄菊香是洛阳一家律师事物所的律师,这个女人不仅妩媚动人,而且神通广大,跟她打过交道的人都领教过她的魅力。这些年,她和袁鸿声似乎走的很近,两人除了工作上的来往,私下也特别谈得来,以知己相称。 
   “要不,找个人把她教训一下,替你解解气?”临别时,黄菊香搀着喝得醉醺醺的袁鸿声信誓旦旦地说。 
   第二天,黄菊香果真给袁鸿声打来了电话,“哥,我有个朋友叫严飞,是洛阳地面数一数二的黑老大,昨晚我同他说了,人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真的?!”被女儿的糗事搞得焦头烂额的袁鸿声,一听这消息立刻来了精神,“那就教训教训那个小妖精,出出我这口气。” 
   “我看你既然这么生气,干脆让她在你眼前消失得了,免得看见又上火。”黄菊香慢悠悠的腔调透出了她的老辣和城府, “对方说只要你出一万元钱,就让那丫头永远消失……” 
   在黄菊香的安排下,袁鸿声和严飞见了面,并带领他指认了白燕的家和白燕与袁晓萍在老城区租住的房子。 
   
   遭遇死刑,有谁懂法官父亲溺水的心 
   
   5月22日早上7点半,袁鸿声的手机狂响起来。“姓袁的,你的活已干完,赶紧给老子准备钱!”略带寒风的清晨里,严飞的这个电话听来尤为刺耳。当日上午10点,袁鸿声筹了7000元钱赶紧托黄菊香送去。谁知严飞一看钱来的这么容易,便露出狰狞本性。“告诉姓袁的,我一共4个兄弟忙前忙后,这点儿钱塞牙缝都不够,让他再拿一万元来,否则老子就待在洛阳不走了。”袁鸿声闻言惊得差点跌坐在地上,他的额头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15分钟后,袁鸿声又派人送去了4000元钱。“一时凑不齐那么多,求他们赶紧消失,走得越远越好。”由于极度恐惧,袁鸿声的声音都变调了。 
   一切都像噩梦一样,来不及品味人生,身上就背负了命案。袁鸿声事后向黄菊香了解到,那天由黄菊香把白燕诱到出租车里,然后绑架至一间出租屋。严飞及3个手下轮番殴打、恐吓白燕,还给其注射了5支安定剂,最后一伙歹徒残忍地用枕头捂死了强烈挣扎的白燕。当夜11点,众人把尸体抛进了宜阳地区的一口枯井里。 
   “天啊!手段这么残忍!”此时大梦方醒的袁鸿声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他对自己当初的草率决定产生了强烈的悔意。他明白如果此事曝光,女儿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袁鸿声背上那个沉重的十字架让他度日如年、生不如死,那些日子他整夜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落。 
   白燕的尸体于2004年春节后被发现,打捞上来后已成一堆白骨。警方很快就怀疑是严飞等一伙惯犯所为,一张大网秘密撒开了。而这边,惶惶不可终日的袁鸿声在强做镇定地“挥洒”父爱,他一面托关系帮女儿安排工作,一面好言求人给袁晓萍介绍对象。这个任性又倔强的女儿,是袁鸿声今生的冤家与牵挂。 
   2004年4月23日上午公安人员将严飞等一举抓获。随即,严飞供出了被袁鸿声和黄菊香幕后指使杀害白燕的内幕。很快,袁鸿声和黄菊香相继落入法网。 
   当袁晓萍得知已失踪多日的白燕是被自己爸爸杀掉的消息后,一下子惊呆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愤怒和惊讶让这个女孩撕毁了所有父亲买给她的东西。袁鸿声的妻子也没有想到当了一辈子法官的丈夫会干出这么糊涂又残忍的事,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晕倒在客厅里。 
   出事后的袁鸿声非常痛悔自己的行为,忏悔的心魔一直折磨着他。他不止一次地对警察说,“我认罪,如果那两名在逃的凶犯归案请一定告诉我,只有到那时我的良心才会安宁。”2005年12月,河南省高院依法下定裁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严飞及其同伙朱广锋死刑,立即执行;判处袁鸿声和黄菊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6年4月,严飞和朱广锋执行死刑。 
   法官伙同律师雇凶杀人,这个案件在当地掀起了不小的轰动。迫于种种压力,袁晓萍曾离家出走,而且在外地打工的她也饱受心灵折磨。每份工作干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主动辞掉,她怕人们的议论,更怕世俗的谴责。但这件事也让这个一直任性的姑娘变得成熟起来,她终于对父亲从先前的痛恨转化为了心酸。“爸爸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呀!” 
   2006年七一期间,袁晓萍去监狱探望了父亲。“爸爸,我现在有对象了,你就放心好好改造吧。”闻听此言的袁鸿声顿时老泪纵横…… 
   编后:父爱犹如一座大山,然而,袁鸿声的父爱却给女儿和家庭带来了深深的痛苦。面对女儿的任性和倔强,他完全可以用理解与宽容的方式来教育女儿,可他却走上了一条极端的道路。这对天下的父母都是一个值得警醒的教训。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