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是谁算计了我们的爱情

时间:2016-04-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大清早,刚在办公室坐定,蓉儿就来求我,花疏,既然你不爱唐明,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我低头喝我的茶,问她这次又是什么理由。我不知道是自己太传统,还是蓉儿走得太前卫。一个抢别人老公的女人,胆敢一次又一次,明目张胆地请求原配妻子给她让位。 
   我怀了唐明的孩子。蓉儿说得有点儿无力,医生说如果我再拿掉,很有可能导致终生不孕。很好呀。我笑着说,我就知道老天爷是长着眼的。 
   这真是一个虚伪的面具时代,外人眼里,我、唐明、蓉儿是多么好的朋友啊,从大学开始。事实上在很久以前友好确实是真相,在某一天后才成为假相的。谁先爱上唐明的,现在怎么也辩解不清了,总之,后来唐明和我结婚了。 
   唐明不管在外面如何乱来,家是要回的。我曾讥笑他,是不是怕我叫人去捉奸啊?他摇摇头,花疏,我真不相信如此粗俗的话,居然也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那我要不要去她的门上贴个大红喜字,然后再挂一串鞭炮,恭贺你们“性福美满”。我不禁悻然。其实,我也憎恨自己,除了刻薄的冷嘲热讽,我再也无技可施。不过3年,婚姻怎么脆弱得不堪一击。 
   8点的时候,唐明回了家。我坐在沙发上,抱着垫子继续看那比我的日子更莫名的电视剧。没有为他拿拖鞋,也没有接他手中的公文包。用他的话说,一个没有温度的家,加一个木头妻子。 
   等唐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我告诉他,今天蓉儿来找我了,让我同你离婚。你说这个婚什么时候离比较合适? 
   你来决定吧。 
   一个星期后,我和唐明在民政局见了面又道了再见。我并不想害他断子绝孙。我知道唐明并不是一个很随便的男人,而我还没有想过为他生孩子。 
   房子归我,唐明从家里搬了出去。我继续上我的班,满有希望地等着他们送来结婚请柬。不要相信我一时改性,变善良了。我只是想看比我还自私的蓉儿能将她同唐明的婚姻维持多少年,即使加上一个孩子作法码。 
   
   二 
   
   那是一次应酬,蓉儿陪唐明出席,两人喝得酩酊大醉,醒来时赤裸相拥在大被里。成年人的一次意外,本也没有什么,可蓉儿看得很重。说她从学生时代起就喜欢唐明,只是找不到机会告诉他。 
   男人的心是软弱的,遂多出了些应酬,有了这样或那样的借口。有朋友告诉我,看到唐明和蓉儿关系亲热得过头了。我不想让夫妻感情受到伤害,直接喊了蓉儿到办公室,让她注意一点儿影响。可蓉儿很肯定地告诉我,她和唐明现在的关系很好。 
   好到哪种程度? 
   可以同盖一床被。 
   再问唐明,他没有否认。 
   结婚3年,原来如纸一般脆弱。爱,一瞬间变得苍白。我是全身心地爱着唐明的,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份爱要承受背叛。不想让婚姻就此土崩瓦解,可我无法说服自己忘掉唐明的这次出轨,我告诉唐明,夜里不许碰我。 
   于是,唐明让我再次逼进了蓉儿的怀抱。于是,一切结束。 
   
  三 
   
   还是会天天见到唐明,公司是我和唐明一起办的。他当经理,我管财务,一人一半的股份。 
   你和蓉儿什么时候结婚?到时不要忘了我。我去办公室送报表的时候问他。我才离狼窝会入虎口吗?唐明很认真地说。 
   蓉儿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不是准备让你的孩子当私生子吧?不过,听说私生子一般都比较聪明。我逗他。唐明哈哈地笑了,好久不见的笑。我不禁愣了一会儿神,当初就是被他这种笑容吸引的,想如此开朗的人,会让我一生都生活在阳光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结婚后,就很少看到。他起身站到我身后说,花疏,如果你一直这么可爱,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是呀,我都记不起自己多久没有如此轻松自然,不带刺儿地说话了。 
   蓉儿来公司看唐明,蹬着9厘米的高跟鞋,趾高气扬地在公司巡逻了一圈,俨然以老板娘自居。经理,唐总的品味是不是有问题,会放弃你选她。助手小叶是才出校门的女孩,单纯可爱。平时同我说话自由惯了,什么事也不忘发表她的意见。 
   话说多了点儿吧?我瞪眼。她朝我吐吐粉红的舌头,乖乖地出去了。 
   我和唐明的办公室门对门,他们没有拉上百叶窗,里面的亲热,很容易落入我的眼。蓉儿坐在唐明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嘴凑在耳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悄悄话,很是恩爱的样子。 
   会撒娇、会放嗲的女人才是女人味十足的女人。我在同唐明恋爱时,也在无人的时候在他面前做过这种小女人态。可毕业后,为了生计,把自己磨得风风火火的。那些小女人的举动像同自己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 
   蓉儿离开的时候,很“礼貌”地对我说再见,花疏,我走了。突然明白,一切的做作不过是为了演给我看。心确实有点儿不舒服,甚至有点儿痛,有点儿失落。我知道我放弃了一个很优秀的男人。 
   
   四 
   
   人就是这么奇怪,不做夫妻了,我浑身的刺儿也掉了。休息时候一起聊聊天,吃吃饭,很是轻松自在。曾经的深爱成了过去,但彼此的知心却是改不了的事实。 
   蓉儿仍然常请我喝茶,让我分享他们的幸福。说预定了一张多么、多么大的婚床,要在哪里准备多少桌酒席,还带着他们的婚纱照给我欣赏。不过是女人的虚荣,我悉数收下,情真意切地祝福他们。一起5年,爱情没有了,总还剩点儿别的什么感情吧。蓉儿,祝福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她没有回答我,脸色渐渐不好看。只说,快了,快了。 
   
   五 
   
   五一的时候,唐明让我同他一起去上海出差。谈生意只用了一天的时间,而我和他在上海待了3天。余下的两天,他带我去看海。读书的时候,我说我要同爱我的人一起去看海。结婚是创业的初期,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连蜜月都没有渡,自然无暇想到看海。 
   唐明看见我上扬着嘴角在笑,问,花疏,你在笑什么? 
   我说,一直想同自己爱的人一起来看海,今天真的来到海边,旁边陪伴的竟是离婚的前夫。这不是一件挺好笑的事吗?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当一会儿爱人。唐明习惯地揽过我的肩,我把头放在了他的肩上。唐明的肩仍然很宽,只是再也不会为我担生活的重担了,他的肩上挑上了别人的责任。 
   唐明,对不起,那两年,害你难过了。真心诚意的道歉,做过的有些行为我都不相信是自己做的。爱走了极端,竟是一件恐怖至极的事。我不免有点唏嘘。 
   花疏,要道歉,也轮不到你。是我先做错了。可能是有着微微的风,有着或明或暗的灯光,我和唐明一时间好像回到了恋爱时候的你侬我侬。 
   我想我现在完全理解唐明的那次过失了,可能以前我被“背叛”一词逼得发疯发狂,对唐明的解释,一个字也听不进去。那晚,唐明告诉我,其实他的心从不曾离不开过我,他爱的人从来只有我一个。 
   我沉默无语。 

   

  六 
   
   从上海回来的第三天,蓉儿就杀到了公司。在我的办公室里,她破口大骂,姓花的,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同唐明都已经离婚了,居然还不忘勾引他。我不知道她在骂什么,听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唐明从他们租的那套房里搬了出来,住到宾馆去了,在从上海回来的当天晚上。蓉儿相信定是因为我和唐明做了点儿什么。 
   蓉儿,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试着同蓉儿解释。 
   可蓉儿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只顾口不择言地乱骂,很多我从不曾听过的污言脏语,她全都用上了。只是以前没想过她骂人的口才那么出色。在她漫骂了近十分钟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 
   蓉儿,你给我听清楚,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说什么。唐明至今没有娶你,每一个喜欢唐明的女人都还有得到他的机会。就算我做了什么,比起你当初的行为,我都自愧不如。 
   蓉儿终究哑然,转身愤愤离去。 
   突然,就听哎哟一声。真是报应,一不小心中,蓉儿的脚跟竟绊上了茶几的腿。她的身体迅速落地,摔得很不从容,很不潇洒,疼得趴在地上竟发起了呆。茶几上的水果拼盘落了一地。我登时失色。虽有点儿幸灾乐祸,但终究还是有良心的人,蓉儿可是有了身孕的。我忙冲了上去。这时,唐明也闻声赶了过来。蓉儿说什么也不愿意上医院,但拗不过我和唐明的坚持,唐明抱起她就往门外跑。 
   
  七 
   
   没有孩子,从头到尾都没有孩子。原来孩子只是蓉儿用来算计我们爱情的法码。医生将B超化验单放在桌上时,我和唐明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从医院回来,蓉儿再没有提结婚的事情。唐明告诉蓉儿,曾经的出轨是个错误,而所有的续集,只是自己被逼得无处可逃时,把她当成了避难所。蓉儿低着头,只是听,泪水不觉就下来了。 
   半晌,蓉儿抬头问唐明,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到底爱过我没有?唐明无奈地摇摇头。 
   早晨唐明起床的时候,蓉儿已经不在了,电脑在桌上开着,里面躺着一封信:唐明,我走了。我以为有了孩子的借口,就可以得到爱情。原来不是,没有爱,老天都不帮我。 
   我劝唐明去把蓉儿找回来,不要让她这辈子像个怨妇一样活得悲悲凄凄。唐明把我紧紧地抱住说,世上哪有你这样的傻女人,我离开你后,你怎么生活啊。 
   嗤,你以为你是谁啊。没有你,这几个月我不是过得好好的吗?我嘴角上扬,笑得花枝乱颤。可他的怀抱确实很温暖,我怎么舍得下。 
   唐明又搬回了家,我们去办了复婚手续。迷雾总会散去,我们的爱情曾经迷失了方向。如今,终究找到了回家的路。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