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人生末路,爱恨情仇岂能如此疯狂

时间:2016-04-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位年轻有为的大学毕业生,正当他准备与心爱的人携手走上红地毯时,凶恶的病魔突然阻断了他的幸福之路。为了爱,他主动退出。可是,当心爱的人很快成了别人的新娘后,他的心态变得偏执了,他决意与心爱的人同赴天国…… 
   
  病魔突降,阻断金玉良缘 
   
   张新东是江苏省常州市人。1999年7月,他从上海一所大学医药专业毕业后,来到位于苏州市东山镇的一家水产研究所实习。一年后,他正式成为该研究所的一名科研人员。 
   2003年冬季的一天,25岁的张新东认识了一位名叫孙雪娟的女孩。她与张新东同岁,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孙雪娟那阳光般的笑容和温柔姣好的面容,深深吸引着张新东。而张新东英俊帅气、善解人意,也很快赢得了孙雪娟的芳心。孙雪娟的父母也对张新东十分满意。这样,两人很快进入热恋状态。 
   半年后,经过两家商议,2004年暑假期间,由孙雪娟出钱,购买了一套商住房,张新东负责装修,准备于年底结婚。 
   然而没想到,一个突然的变故让人猝不及防。2004年10月,张新东的单位组织员工到医院进行例行体检,医生检查后表情严肃地建议他全面地复查一下。张新东又来到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你的肾脏已经开始萎缩,肾功能出现衰竭迹象,再发展下去,就会出现尿毒症,危及生命,必须立即住院治疗。”张新东了解到,自己的病原来是慢性肾衰,只能靠药物维持,很难治愈,最终将导致尿毒症。 
   从医生的叹息声和男友急剧波动的情绪中,孙雪娟意识到了张新东病情的严重性。她的父母在了解了情况后,心里很矛盾。他们虽然也十分喜欢张新东,但是,他们知道,女儿的终身幸福更加重要。在分析了利弊后,他们劝女儿要慎重考虑与张新东的婚事。 
   没想到,经过一番痛苦思考,张新东主动向孙雪娟提出:“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愿看到你被我拖累,只希望你过得幸福。”之后,孙雪娟与张新东约定好,两人交往到年底正式结束恋爱关系。 
   2005年元旦前夕,孙雪娟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饭过后,孙雪娟的父亲孙吉明将张新东用于房屋装修的钱和恋爱期间张新东送给孙雪娟的一些礼物退还给了张新东。这一切,张新东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心情也很平静。 
   
   妒火中烧,21万3次雇凶 
   
   2005年6月,经人介绍,孙雪娟又谈了一个对象,并很快准备结婚。听到这个消息后,张新东顿时感觉像掉进冰窟一样,全身透凉。张新东彻底绝望了,妒火中烧的他起了杀心: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我要杀了你,然后自己自杀,在天国也要做一对夫妻。张新东苦思冥想,最后决定雇用杀手,让杀手将孙雪娟绑架后,然后由自己动手,一同殉情。 
   6月中旬的一天,张新东来到汽车站漫无目的地转悠。经人介绍,他找到了两个自称可以帮人消灾的“沭阳人”,他将自己和孙雪娟从恋爱到分手的过程讲给这两个人听。说到动情之处,张新东禁不住潸然泪下。 
   “沭阳人”对张新东的遭遇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愤愤地说道:“这样的女人太无情了,要是我,非把她杀了不可。” 
   见两个“沭阳人”竟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张新东对他们十分感激,便恳求说:“和女友一同殉情,已成了我此生的唯一愿望,请你们帮帮我,我出钱你们出力,只要你们在她家里将她绑在椅子上就行了。” 
   “沭阳人”见张新东主动找上门来,心中窃喜,他们将张新东拉到一僻静处,耳语道:“现在风声很紧,如果你肯出10万元钱,我们可以再帮你想想其他办法。”“沭阳人”顿了顿,接着说,“不过,你得先付两万元定金。” 
   张新东已经身无分文,卡上的6万元钱,也是当初准备买房借来的,但是,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竟一口答应了下来。这样,张新东随即从银行取出两万元钱,爽快地交给了“沭阳人”。随后,张新东带着两个“沭阳人”,打的来到孙雪娟与父母在一起的住处,煞有其事地熟悉现场,商量对策。临分手,两个“沭阳人”要了张新东的手机号码,说:“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防止你日后事发供出我们,以后,只由我们用公用电话和你联系。” 
   一个多月后,“沭阳人”给张新东打来电话,提出要先付一半雇用金5万元。“如果付出一半,只剩下1万元钱了,这样自己看病都成问题了。”张新东拿出信用卡,思忖半天,随后转念一想:“反正自己快要和心爱的人同赴天国了,钱也用不上了。”这样,按照事先约定,张新东来到一家宾馆,又将3万元钱交给了两个“沭阳人”。 
   翌日,“沭阳人”又给张新东打来电话,说:“你必须再付4万元,不然的话,我们做了事情,你不肯付钱,我们向谁要去?” 
  “到哪儿一下子弄这么多钱呢?”焦急万分的张新东突然想起孙雪娟的父亲孙吉明曾对自己说过,有什么困难就去找他。于是,他便来到了孙吉明家,面露难色地说:“我在老家花26万元钱买了一套住房,由于看病用了不少钱,还缺4万元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为了筹备女儿的婚礼,孙吉明已没有多少积蓄,然而,孙吉明还是想尽办法,凑足了4万元借给了张新东。孙吉明做梦也想不到,这4万元钱是张新东用作支付雇凶杀他女儿的佣金。 
   接下来的事情让张新东始料不及。十多天过去了,他一直不见“沭阳人”有动静,张新东便想打电话问个究竟,可是,电话只是公用电话。这时,张新东才发觉,所谓的“沭阳人”姓啥名谁,住在什么地方一无所知。 
   他仰天长叹:“我一名堂堂的大学生,竟被两个小混混轻而易举地骗去了9万元钱,我心有不甘啊!” 
   然而,张新东苦思冥想了一段时间后,还是认准了雇用杀手的计划。 
   2006年2月,张新东又来到先前的汽车站,向一个外地人私下里打听有没有黑帮? 
   第二天,这个外地人就打来电话,告诉张新东找到了黑帮,并让他带上1万元见面费,直接与黑社会的人商谈。 
   过了几天,一个自称是黑社会老大的人给张新东打电话,谈好价码为12万元。 
   此时的张新东已近乎疯狂,几天后,他以做医药生意为由,许以较高的利息,向同事借到了5万元钱,随即将钱交给了中间人,让中间人转给“黑帮老大”。临分手时,中间人对张新东说:“老大说了,怕事情做好后有麻烦,必须把你的手机及手机卡拿走。”中间人接着说道:“我的任务完成了,以后你就打你这个手机电话直接和老大联系,他会把事情办好的。” 
   这样,张新东就回家傻傻地等。可是,一连等了好几天,仍然没有消息。张新东想打电话,才发现所有的电话都在交给中间人的自己的手机里面,而打自己的手机号码,怎么也打不通。他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被骗了。 
   此时的张新东由于忙于雇凶杀人,没有时间好好治疗和调养自己的病,已是瘦弱不堪,他害怕自己时日已不多了。于是,他来到经常和中间人联系的地点,向周围人打听。一个摩托车手听了他的陈述后,说:“你真傻,中间人和那个老大就是一伙的,你肯定被骗了。” 

   张新东哭诉道:“我知道我傻,也知道我这辈子不可能得到她了,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她,既然生不能成为夫妻,那就一起去死,到天国也要成为一对夫妻。” 

   见张新东如此坚定,旁边一个看似黑道上的人说:“看在你被骗了这么多钱的份上,5万元钱我帮你把事情做了。”随后,他们来到孙雪娟结婚后的住处进行了踩点。回来的路上,黑老大提出要张新东付两万元钱。张新东心想人家已经开始付诸行动了,于是给了他们两万元钱。可到下午,再打那个人的电话又打不通了。 
   3次雇用杀手,事情没有做成,却被骗去了21万元,张新东绝望到了极点。 
   
   人生末路,“偏执狂”血溅“准”岳父 
   
  “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真的连一个女人也杀不了?”张新东觉得自己很悲哀,也不相信自己这么无能,他决定亲自实施杀人计划。 
   2006年4月下旬的一天,张新东来到街上一家铁匠店,花50元钱买了一把刀。由于觉得不理想,第二天,他又买回一把让店主专门加工的双刃剔骨刀。 
   此后,张新东两次窜到孙雪娟的新居楼下,准备伺机下手,然而都因孙雪娟身边有丈夫陪同没有成功。张新东的心中焦躁不安,此时,他将仇恨转嫁到了孙吉明身上,他固执地认为,孙雪娟之所以同意与他分手并这么快地另嫁他人,都是她父亲孙吉明一手安排的。他决定改变自己的计划,将孙吉明杀死后,再自杀。 
   主意一定,张新东随即开始了他的第二步复仇计划。4月30日,他给孙吉明打了个电话,谎称晚上到他家里去还钱,让孙吉明在家里等他。, 
   当晚9点半左右,张新东又对孙吉明说:“我让伯伯把钱送过来,但他酒喝多了,来不了了,我们过去拿钱吧。” 
   孙吉明没有任何防备,跟张新东出了门。当他们拐进一条昏暗的小路后,张新东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他迅速从背包内拿出那把剔骨刀,扑向孙吉明,对着他的后脑勺猛地劈了过去。见张新东对自己行凶,孙吉明一边奔跑,一边大喊“救命”。张新东紧追不放,并从包中拿出另一把尖刀,向孙吉明腰部又刺了一刀。周围的街坊邻居听到孙吉明呼喊救命声后,纷纷赶了过来。一个中年人见状,操起路旁一根木棍朝张新东挥去,将他打倒在地。其他街坊找来绳索将张新东绑得结结实实,然后将张新东押到派出所。 
   孙吉明被送到医院时,人已休克,浑身被鲜血浸透。经查,孙吉明的头、胸、腹和上肢多处软组织受伤、骨折,光抢救费就用了十多万元。经法医鉴定,孙吉明的损伤已构成重伤害。 
   孙吉明在当地一家企业上班,他家只是一个工薪阶层家庭,女儿结婚已花去家中大部分积蓄,仅有一点积余,又借给了张新东。十多万元的抢救费用,除女儿、女婿倾其所有外,大部分是借来的。虽然法院判决张新东赔偿孙吉明的全部医疗费用,但客观上张新东已失去了履行能力,这笔巨额债务只能由孙吉明一家来承担了。 
   2006年9月20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张新东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孙吉明医疗费、误工费共计人民币105031.53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对张新东雇凶被骗的情况十分重视,多次带张新东到现场指认,怎奈张新东找的都是流动性很大的外地人,加之没有很好地保留相关证据,那些骗他钱财的“黑老大”至今尚未归案。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