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代理爸爸”血腥篡位,女硕士买来一段亲情惹一身伤

时间:2016-05-1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7年1月25日,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刑事案件:一个刚从重庆市某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应聘到一位女硕士家做“代理爸爸”,然而世事难料,正在这位“代理爸爸”无法控制对女主人的情感时,被另有新欢的女主人无情解聘。于是,疯狂的“代理爸爸”把屠刀指向了女主人的爱子…… 
   
  为给儿子“完美的家”,买来亲情事端起 
   
  秦梦是重庆市江北区人。2000年,秦梦带着梦想到英国留学,虽然良好的环境给了她奋斗的力量,但异国的孤单也在逐渐占据着她的心灵。直到一个帅气的英国男孩闯入了她的世界,她的生活才变得丰富多彩。 
  秦梦开始融入到这个开放的国家,和爱人一起体验着那份独特的甜蜜和浪漫。很快,秦梦怀孕了,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孩子出生不久爱人便无情地抛弃了她们母子俩。2003年,拿到土木工程系硕士学位的秦梦忍受着悲伤带着儿子秦华回到了重庆。 
  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秦梦发现他经常表现出对父爱的强烈渴望。由于长期缺乏父爱,儿子身上有种明显过于阴柔的女性气质。这时,秦梦突然想到,为何不给儿子找个“代理爸爸”呢?或许这是唯一能改变儿子现状的办法。 
  2005年5月,秦梦经过深思熟虑后,在重庆市一招聘网上发布了一条招聘“代理爸爸”的信息,并列出了相关要求。很快,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了秦梦的手机,称要应聘“代理爸爸”,两人约定了见面地点。见面时,秦梦被眼前这位帅气的应聘者打动了。他叫吴俊,是重庆某高校艺术系2001届学生,不仅长得高大帅气,言谈举止也大方得体,秦梦很满意。秦梦告诉吴俊,代理父亲的工作其实很轻松,家里的家务都由保姆做,他只需要每天早晚接送一下孩子,再辅导孩子做作业和玩些简单的游戏就可以了。而这么简单的工作,报酬却相当可观,每个月可以拿到两千元,如果在此期间孩子在性格培养或者个人才能上有明显的进步,工资还可以再增加。这些对于急需考研经费的吴俊来说无疑是一个诱惑。就这样,第二天,吴俊和秦梦签下了一纸合同,双方约法三章:第一,双方在孩子面前以夫妻相称,尽力为孩子营造美满的家庭气氛;第二,双方实质上为雇主和雇员的关系,只要对方的所作所为不影响到孩子的感受,不得对对方私生活有任何干涉;第三;任何一方若感到不适,均可单方面终止合同,但必须提前3个月告知。双方约定,吴俊毕业后开始履行合同。可秦梦怎样也没想到,不平静的生活就在此时向她逐渐逼近。 
   
  “代理爸爸”动真情,财色双收不死心 
   
  2005年7月下旬,刚毕业的吴俊感到格外轻松,踏出校门他便直奔工作地点。让吴俊倍感意外的是秦梦那富丽堂皇的豪宅,对于每天住在嘈杂寝室的吴俊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工作。但他也没让秦梦失望,吴俊对秦华非常尽职。以前秦华都是在外面吃早餐,吴俊来到这个家后就给孩子制订了营养食谱,并且每天亲自下厨;秦华羞怯内向,见到生人就往大人怀里躲,吴俊就常常带他去商场、超市、公园这类热闹的地方,并且以秦华想要的玩具或学习用品作为奖励,鼓励他和陌生孩子一起玩耍。 
  在“代理爸爸”的呵护下,秦华各方面都有了进步。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自卑孤僻,学习成绩也在吴俊的细心指导下飞速提高;最有意思的是,他还变得善于表达了。比如有一天吃饭时,他突然在秦梦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清楚地对秦梦说:“妈妈我爱你。”秦梦惊喜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后来儿子告诉她这都是“爸爸”教的,“爸爸说爱一个人就要表达。”作为对吴俊出色表现的回报,从他到秦家的第二个月起,秦梦连着4个月开出的工资都高达3000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吴俊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来,一到秦家就先被这个家的豪华程度震撼了的吴俊,对长相并不出众的秦梦不由得刮目相看。而现在,秦梦的和善亲切更增添了吴俊对她的好感。再加上工作需要,他免不了和秦梦有些身体接触。闻着秦梦身上那浓郁的女性气息,正值青春盛年的吴俊更是难以抑制发自心底的爱意。 
  本来,吴俊以为,以他和秦华的感情以及秦梦对他的认同度,“转正”只是一步之遥的事。可敏感的秦梦却开始有意识地避免和吴俊单独相处,并尽可能地让他对自己“死心”。但吴俊相信自己的真心迟早能够打动秦梦,继续一厢情愿地沉浸在单相思里。见吴俊“执迷不悟”,秦梦想到了解聘他,以免生出是非。但考虑到秦华对他已经形成了很深的依赖心理,秦梦又有些不忍。就在她犹豫不决时,发生了一件突如其来的事。 
  2006年5月14日,这天是秦华5岁的生日,当天晚上,“一家三口”来到事先预定好的酒店包厢,热热闹闹地庆祝了一番,秦梦陪着儿子又唱又跳,还喝了不少酒。直到深夜十一点多,她才意犹未尽地带着儿子和吴俊打车回家。谁知道回到家里,儿子竟撒娇地提出,要和爸爸妈妈同睡一晚上。因为平时秦梦都是等儿子睡着后,再让吴俊去客厅睡觉,儿子这一闹,秦梦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忍心呵斥过生日的儿子,加上酒力发作头疼得厉害,于是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就这样,这天晚上秦梦和吴俊第一回真正地同床共枕了。那天半夜,秦梦竟然梦到了以前的英国情人和自己激烈地缠绵在一起……醒来时她才发现,睡在身边的竟是全身赤裸的吴俊。她又羞又恼差点叫出声来,吴俊这时也醒了。他轻轻地嘘了一声,指了指正在一旁熟睡的秦华,然后小声对秦梦说:“昨晚你喝多了,把我当成别人了……” 
  秦梦羞愤交加。天一亮,她就收拾行李,以出差为名登上了前往厦门的客机。临行前她对吴俊说:“你已经不适合做秦华的代理爸爸了,你准备一下,尽早另谋高就吧。”也就在这次出差途中,秦梦在飞机上结识了一位同样在英国学习过的海归博士何江。何江时年42岁,在北京某重点大学任教,同时在厦门某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何江本来有着美满的婚姻,但在他去英国学习期间,陪读的妻子与一位英国商人好上了,并在离婚大战中靠着良好的经济条件夺得了女儿的抚养权,而何江只好带着感情的创伤只身回国。 
  相同的异国背景和教育经历,以及类似的感情遭遇,使得秦梦和何江一见如故,两人推心置腹地一直谈到飞机降落,彼此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接下来在厦门逗留的半个月里,何江除了讲课之外,就是和秦梦在一起看海听潮、逛街购物,两人开心得像又回到了青春时代的大孩子。一次共尽晚餐后,秦梦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两个已不年轻的人在激情之后,理智地谈到了婚姻。 
  回到重庆后,秦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吴俊尽快离开。她拿出当初签定的合同,对吴俊说:“我现在正式告知你,你被解聘了,你是3个月之后走呢?还是现在就走?”面对女主人的决定,吴俊懵了。他一直以为,秦梦说让他走只是一句气话,自己一来和她有了夫妻之实,二来这个家里也的确需要一个男主人,没想到秦梦却如此绝情。 
   
  被逐豪门自堕落,残酷换位生血腥 
   
  气愤的吴俊走出了秦梦的家,又回到了以前清贫的生活状态中。为了谋生,他开始四处求职。有一家电子公司接收了他,分配给他的任务居然是打杂。吴俊好不容易干满了一个月,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去上班了。沮丧的他常不由自主地想起在秦梦家度过的美好时光,心里不禁对秦梦爱恨交织。 
  2006年10月12日,吴俊接到了久未联系的秦梦的电话。原来,在吴俊走后的第二个月,秦梦就和何江结婚了,但秦华却无法接受这个新爸爸。10月11日秦华生病了。生病后的秦华哭闹着要自己的“亲爸爸”,不然就不肯吃药打针。秦梦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向吴俊求助。当然,秦梦留了个心眼儿,没有说自己和何江结了婚,只说他是自己的异性朋友。听了秦梦的话,吴俊心里不禁泛起一股绝处逢生的欣喜:既然这个孩子这么离不开我,秦梦又这么爱这个孩子,那这个家的男主人迟早还得是我。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秦华住院的几天里,吴俊跑前跑后、端汤喂药,使出浑身解数将秦华哄得开心不已。然而,10月16日,当他像往常一样跑到医院时,却发现秦华已经出院了。等待他的只有秦梦。秦梦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塞到他手里说:“这是你这几天看护秦华的报酬,谢谢你。”说完转身就走了。 
  吴俊愣怔了很久,回过神来后他才明白,自己只不过又一次充当了秦梦的“工具”。从希望的高峰跌落到绝望的谷底,吴俊理智的防线崩溃了: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你不是就爱你那儿子吗?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你岂不是生不如死? 
  2006年11月5日,吴俊来到了秦华所在的幼儿园,趁秦华一个人出来之际悄悄告诉他放学后他会让一个叫“梅阿姨”的人来接他出去玩,让秦华告诉幼儿园的老师那是他的新保姆。天真的小秦华兴奋地连连点头。一个小时后,吴俊以50元的价格从附近的一个劳务市场请了一位中年妇女,顺利地从幼儿园接走了秦华。得手后的吴俊把秦华骗至长江下游,趁无人之际把孩子推进了滚滚的江水中…… 
  2006年11月7日,以为自己整个作案过程天衣无缝的吴俊,在去网吧的路上被捕。这时他才知道帮他接秦华的那名妇女早就被街头所贴的重金寻人启事所“收买”。铁证面前吴俊终于低下了头。 
  2007年1月25日,当大家都沉浸在即将来临的节日的喜庆中时,吴俊被带出了冰冷的铁窗。在江北区人民法院里,当他看见坐在角落里那对供自己读书的农民父母时,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痛哭失声中对母亲忏悔着。然而,法律是公正的,最终以极刑作答。而作为受害者的秦梦也差点晕倒在法院,这个一心只想为儿子好的母亲,本以为以自己的能力能给儿子一个完美的天空,没想到结果是那样残酷!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