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追求物质生活的妻子,逼走一腔痴情的丈夫

时间:2016-05-1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和妻子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邻居;9年的爱情长跑我捧得了婚姻的奖杯;7年的痛苦煎熬,我成了妻子满足虚荣心的工具。当感情存在而心却疲惫时,我希望找到一个宁静的港湾归航心中那艘已经无力前行的小船。 
   
   背着家长恋爱 
   树林见证爱情 
  1972年我出生在石柱县一个紧邻江边的小镇上。住在我家隔壁的是只比我小三个月的桃子。那时候,我们一起拉着手上学,背着背兜割草,坐在凳子上搓麻绳。从家到学校是一条小路,童年的时光,小路上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 
  在读高三的时候,我和桃子背着家长和老师偷偷地谈起了恋爱。那时,我们经常以到同学家学习为借口,走进那片树林,在光滑的岩石上坐下,桃子总喜欢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在地上刻出我的“卡通像”。 
  有一回,在我们再次前往树林的时候,被跟踪而来的班主任发现了。 
  在被家人责骂和学校的警告下,桃子毅然选择了退学,这在当时算是大胆的行为了,她给别人的理由是“没脸再在学校呆了。”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我知道——她不想我受到牵连。后来,桃子决定到重庆去打工。 
  第二年,我考上了重庆一所大学。 
   
  给女友报夜校 
  爱情之花绽放 
  我找到了桃子,她的笑容依旧灿烂,爱我的心依旧没有变。 
  很庆幸,桃子所在的化工厂离我们学校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每天,她下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学校等我。 
  有桃子陪伴的日子快乐而充实,而我刚进大学就能有爱情相伴,这让同学们羡慕不已。 
  上大学的第一年,桃子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她说:“你现在是大学生了,应该穿得好一点,吃得营养点。”我看出了她的失落,如果她当初不退学,大学的校园生活她一样可以体会。 
  于是,在第二年里,我帮她在我们学校报读了夜校的大专课程。 
  结束爱情长跑 
  踏进婚姻殿堂 
  1994年,我和桃子同时从学校毕业,我到了一家事业单位从事人事管理工作,而桃子经过三年学习,拿到了一张大专文凭,便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应聘进了一家私营酒店搞后勤。 
  本来,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恋爱早已对彼此非常了解,可以谈婚论嫁了,但是考虑到彼此刚刚踏上社会,还没立稳脚,所以不得不将结婚的事放在一边,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各自的事业上。 
  刚出来工作的我对工作充满了热情,桃子由于有几年的工作经历,其工作的能力和适应能力远远地超过了我,这让我感觉有些慌张。 
  有几次,她劝我跳槽,到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单位,但当时我的想法却是,先做好眼前的工作,只有稳定的工作才能换来稳定的生活。 
  虽然生活中,我和桃子开始有了争执,但有爱情的日子里,这些都变得不屑一顾。1999年的第一声春雷之后,我们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妻子升成经理 
   在家飞扬跋扈 
   桃子在工作中的能力是让我佩服的,但也令我不安,我不是害怕妻子在事业上超过自己,而是害怕当她在工作中得到提升后,会将这种提升带进家庭。 
  然而,事实却正是向着我不想看到的方向在发展。在过了三年多的平静生活以后,桃子被提升为了酒店后勤管理部的经理,在得到更多权力的同时,也得到了更多的金钱,这时,她开始买名牌衣服,高档的化妆品。如果这仅仅是为了工作的需要,我不会有意见,但是当奢侈成为生活中的习惯时,整个家庭的和谐必将受到挑战。此时,桃子的工资比我高出二倍多,对我的奚落逐渐代替了对我的关心,“家得靠我来支撑”已成为了她发牢骚的借口。 
  人对金钱的占有欲望确实很大,经济效益的增长刺激着她曾经纯朴的内心,此时的桃子不仅学会了对别人的嘲笑,也学会了对人的逼迫。我印象至今深刻的一件事发生在那年国庆节的夜里,那天,她忙到第二天凌晨二点才回家。刚一坐下就对我嚷道:“快点,把洗脚水给我打过来,我脚很痛。” 
  自从她升职以后,我就学会了给她打洗脸水、洗脚水,但当天不巧的是,我右手的无名指被刀切了很深的一条口子,不能沾水。于是,我轻声地向她说明了情况,但我的解释没有得到桃子的理解,她歇斯底里地向我吼道:“啷个嘛,外面没得本事,叫你烧点水就不耐烦了嗦。”我知道,我再不行动,她会骂得更难听。最后,我只得把水烧好后端到她面前,而当她洗好脚后,我去端地上的盆子时,她突然抬脚向盆子一踢,污水一下子全部溅到了我的脸上。 
   
   面汤浇向夫脸 
   尊严遭到污辱 
  我不相信那么多年的恋情会被一个经理的职位所取代,我无数次地在心中默念,希望她只是一时的迷惘和冲动,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回到那纯真、和谐的婚姻生活中去。 
  我的善良却被她误认为了是妥协和屈服。一个月后,桃子的母亲和姐姐来到我们家里,这时我在她们面前好像不再是一位女婿和妹夫,而更像是一位言听计从的仆人。 
  那是在她们来的第三天早上,那天我刚好补假休息。起床后,桃子叫我先带丈母娘和姨姐到外边吃早点,于是,我将她们带到附近一家挺有名的牛肉面馆,但在吃的过程中我发现她们的动作有些不对劲,特别是姨姐用手中的筷子不停地在碗里搅动,就是没有动一下嘴。没一会,桃子疾步走了进来,刚才还沉默的姨姐突然发话了:“耶,妹儿,我们几年才到你这一趟,你男人就带我们吃这个嗦!” 
  姨姐这么一说,我顿时懵了,正要问原因时,站在对面的桃子顺势将姨姐桌上的面汤向我泼了过来,冲我大叫:“看不惯我屋头的人明说,你给老子爬,莫回来了。” 
  我感觉到我的尊严受到了污辱,那天,我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离开了家,决定和桃子暂时分居。 
   
   与妻子分居后 
   实习生爱上我 
  这一切都是因为钱而引起的,我已经努力了,却仍然改变不了妻子,而我又是一个不愿向金钱低头的人,但面临当时的情况,我为了保全婚姻,不得不向金钱发起“进攻”。 
  通过在机关工作的一位同学,我在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了一份兼职。在建筑公司里,我利用周六和周日到人才市场搞招聘,同时搞业务联系,除底薪以外还有较高的提成。 
  那个时候,重庆的房地产业发展迅速,每个工地都需要大量的专业技术人员,前来应聘的人络绎不绝,我得到的收入十分可观,看着我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四个月后,公司叫了一名女实习生来帮我的忙。 
  这名叫小凤的小姑娘对我很尊重,而且给我分担了不少的工作压力;但是,没出三个月我便发现小凤对我的关心有些“过了”。在一场招聘会后,她突然问我:“皮老师,听说你老婆把你赶出来了呀,怎么回事哟,你这么好个人。”她说完这话,我意识到她已经了解到我的一些事情,但对于她是怎么知道的我也没有细问,只是告诉她,婚姻之中夫妻两个难免会产生些矛盾,最关键的是要努力去改变和挽救。谁知她有些不高兴地说:“桃子那种女人,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那之后,小凤对我有了更直接的“暗示”,会常来我住的宿舍里帮我收拾一下屋子,有时还会给我洗衣服,我在心里尽力抵制着她的“进攻”,因为我一直想着有一天能赢回桃子的心。 
   
  经济条件好了 
  爱却无处停泊 
   2004年,有一次我下工地去给技术员上管理培训课,不小心被工地上的钉子划破了脚,缝了三针,几天都不能走路。小凤知道后,每天前来给我做饭、换药,拆线的那天她甚至放下了少女的矜持,打来洗脚水,用左手托着我仍不能沾水的脚底,右手用帕子醮着水轻轻地擦拭着脚面,很仔细、很温柔,看着她恬静的脸庞,想着桃子那次的“洗脚水事件”,我心里掀起了一阵波澜,快有些克制不住了,就在我把手伸向她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无辜的小凤不应该陷入一个有婚姻的男人生活中。 
  最后,在我长达几个月的冷若冰霜对待她后,小凤终于离开了公司。 
  我始终认为我和桃子之间仍然是有感情的。有空的时候我会带着希望回家,希望看到她的改变、受到她的接纳,然而每次我仍然带着遗憾走出家门。她说,她需要的是一个能挣钱的丈夫。 
  几年的孤身奋斗,就为了满足妻子对物质的需要。在这几年中,我就像一艘孤独的小船在浩瀚的大海里航行一样,独自经历着风浪,现在这艘小船已经没有力量再前进了,它需要一个爱的港湾停靠。 
  我期待我的妻子能明白我的一片真情和苦心,希望在我疲惫的时候,有一个温馨的家能让我稍作休整。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