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常州最美家庭:四个姓六口人一个家

时间:2016-05-3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常州最美家庭”开栏语—— 
  常州市妇联连续三年组织实施“智慧女性·和美家庭”项目,常态化开展“健康、仁孝、勤廉、环保、书香”五型特色家庭建设,全市涌现出一大批最美家庭。为宣传展示最美家庭,常州市妇联与《莫愁·智慧女性》联合推出“常州最美家庭”专栏,深入宣传“最美家庭”成员之间团结奉献、注重家庭建设、注重家风家训传承等感人事迹,倡导和弘扬“夫妻和睦、尊老爱幼、科学教子、勤俭节约、邻里互助”的家庭文明理念,引导全社会重视家庭和谐,将家庭作为实现中国梦的发力点,为实现中国梦做出贡献。 
  闹钟响,五点,刘伟轻手轻脚起床,他戏称为“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一天开始了。他要穿过大半个常州去上班。 
  刘伟走后,六点钟,妻子余美芳起床,准备三位老人和她女儿的早饭,以及三位老人的午饭。三位老人分别是刘伟的父亲曹景飞、干爷爷党文礼及其子党松喜。 
  在一套陈设简陋的房子里,这个拥有四个姓氏的六口之家,有一段说来话长的故事。 
  一个异性儿子和三个爸爸的故事 
  1970年秋天,曹景飞还是辽宁省铁岭县李千户乡上台村一个卖柴火的青年。一天,年近60岁的刘福东来小村买柴,遇上了曹景飞。 
  曹景飞不仅多送了几捆柴,看山路坑洼难走,还帮刘福东赶着车,送到了村外大路上。刘福东感动万分。 
  可巧,没过多久,刘福东到上台村参加生产会战,借住曹家。半个多月的相处,两人感情更深厚。此后,刘福东忘不掉这个好小伙,隔三差五来看他。几次下来,曹景飞干脆认了刘福东夫妻为干爸干妈。 
  此后,曹景飞考虑到自己父母以后有五个子女照顾,刘福东老两口无儿无女,只能依赖自己。他便借钱盖了两间草房,搬去和老人同住。 
  当时曹景飞已年过三十,未娶妻。他娶妻的条件很特别:得和我一起赡养干爸干妈。这一条件吓跑了好多姑娘。直到1980年,丧偶的王荣兰才带着7岁的儿子,嫁给了曹景飞。 
  待王荣兰怀孕,曹景飞觉察到干爸情绪异样。他笃定地告诉老人:“孩子随您姓。”孩子出生后,取名刘伟。刘福东兴奋地逢人便说:“我有孙子了!” 
  刘伟一天天长大,他知道他的家庭不同寻常。父亲曹景飞的故事早被多家媒体报道。1984年,日本姬路市日中友好协会会长福田一郎看到这些报道,深受感动,与曹景飞信件交流了近十年。刘伟半开玩笑地说:“这是国际社会对我父亲的肯定。”刘伟从小习惯了诸多艰苦,比别的孩子更懂付出和爱。从小学到高中,他一直担任班长、学生会主席等职务,还曾帮助生了大病的同学筹善款。 
  1991年深秋,刘福东老伴病逝,王荣兰的舅舅杨富科来帮着办丧事。看见刘福东被干儿子照料得很好,同为孤老的杨富科,一想到晚景,就悲凉起来。曹景飞看在眼里,思考良久,拉着他的手说:“你要不嫌弃,就留下一起生活吧。” 
  2003年,刘福东和杨富科相继患脑血栓,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王荣兰已病逝,刘伟赴浙江上大学,照顾二老的活计落到曹景飞一人身上。看到曹景飞如此有孝心,同乡党文礼主动提出认他为干儿子,和他一起照顾两位老人。 
  此后,党文礼的二儿子党松喜常来看望父亲,生活不如意的他,一来二去也被这家人打动,加入进来。 
  许多人问,为啥一个接一个地收养老人,不累吗?曹景飞和刘伟父子俩笑呵呵地答:“这是我们的家风啊。别人有困难,不去帮一把,良心上过不去。” 
  刘伟说,他们家从太爷爷开始,就有收养外人的经历。一年除夕,太爷爷上铁岭县城办年货,遇上一个无家可归的外地人。太爷爷想着不能让他在大街上过年,便把他领回了家,一住就是七年。 
  多年来,愉快生活在一起的几位老人总是形影不离,连过马路都是手拉着手。“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外人觉得我们赡养老人是负担,我们却觉得家里多了几个相互疼爱的人。”刘伟打趣地说。 
  从外看是艰辛从里看是温暖的爱 
  2005年刘伟大学毕业,与同学余美芳结婚,真真实实是裸婚。余家人都不同意,觉得刘伟的家庭负担太重。 
  然而在那天,刘伟流着泪讲了他和老人们之间的很多事:刘爷爷存了大半年留给孙子却已风干的糖葫芦,刘奶奶偷偷塞给他上大学的费用,舅老爷舍不得吃营养品,党爷爷拉着他讲东北大地上的传奇故事……余美芳说:“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情义的传承,这颗真诚善良的心,比什么都重要。” 
  2007年,余美芳到常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任教,曹景飞、党文礼、党松喜跟着小夫妻落户常州。为安排好老人们的生活,刘伟余美芳夫妻借钱买了复式楼层,为老人打了一张像炕一样的3.9米宽的通铺大床。老人们受不了南方夏天的炎热、冬天的湿冷,夫妻俩又在铁岭租了一间房,方便他们冬夏随时去住。 
  从走进刘伟家门的那一刻,余美芳便从娇美的新娘,变成了买汰烧的主妇,除了上班,就是做不完的家务、跑不完的医院。曹景飞脑萎缩几乎不能下床;党松喜幼时得病,一只眼睛看不见,腿脚不利索;党文礼身体最好,却已经90岁高龄。每天,余美芳连续忙到夜里11点多钟,便倒在床上再也爬不起来。 
  做饭也是一道难题。老人口味各不相同,光是主食,余美芳每顿就要做三种。为了让老人们吃得习惯,她不厌其烦地向东北大妈请教学做腌酸菜。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压酸菜的石头,足足有四五十斤,重得她喘不过气来,走两步歇一步,等搬到家时,胳膊和腿一直在颤抖。每次季节交替,她都会整理好老人的衣柜,小到袜子内衣,大到棉袄棉裤,每件都亲自挑选。这么多年,她和丈夫几乎没买过新衣服。 
  多年朝夕相处,难免磕磕绊绊,受过的委屈,余美芳自己也不记得了,一笑而过。同事问:“有怨言吗?”累到极至,她也关起房门偷偷哭过。但打开门,看到老人们关心慈爱的眼神,心里又什么都放下了。虽然生活不易,但家里每天充满欢笑,老人们总是竭力帮忙分担辛苦。 
  2009年,余美芳生下女儿曹馨心,老人们都争抢着带孙女。馨心和爷爷们的感情也非常好,总会自豪地竖着小指头说:“我家里有三个爷爷。”下了课回到家,她总是找爷爷们聊天,逗他们开心。家里每周要给爷爷包饺子,她总是一起帮忙。 
  如今,余美芳全然理解了刘伟当年说过的话。对于这个家庭,别人看到的是辛苦,是辛酸,但他们感受到的却是温暖,是幸福。对于生活的拮据、家里乱糟糟的环境、老人捉摸不定的情绪,对于自己承担的繁重工作、每天的忙忙碌碌腰酸背痛,小两口已习以为常,因为在这个家,更多的是欢笑、理解和关怀。 
  2015年5月14日,全国妇联在北京举行全国“最美家庭”揭晓仪式,余美芳家庭众望所归,荣列“最美家庭”。10月底,余美芳家庭又被中宣部和全国妇联评为全国孝老爱亲“最美家庭”。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