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还残酷一个拥抱

时间:2016-07-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郭丽英出生于哈尔滨,后随丈夫工作调动到深圳,是当地一家康复医院的医生。多年来,个性要强的郭丽英一直是单位里有名的“女汉子”。当了几十年医生的她,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医生“判死刑”。 
  2001年11月初的一天下午,郭丽英在例行体检时查出患有乳腺癌,晚期。医生没敢告诉郭丽英实情,而是托人找来她的丈夫,说:“生命估计只有半年左右,最多也活不过一年。” 
  丈夫深知郭丽英的个性,不敢告诉她真实病情,骗她说:“你只是乳腺有一点增生,需要动一个小手术。”这一瞒,就是三年。直到三年后的一天,郭丽英因为办医保手续要去就诊的医院复印病历时,才知道自己竟然是癌症晚期。 
  泪如雨下的郭丽英当即打电话给丈夫,指责他:“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丈夫反问她:“不瞒着你又能怎样?如果告诉你实情,你肯定会精神崩溃,连手术都做不了!”此时的郭丽英才想起来,三年前做的是右侧乳房全切除手术,“如真是一点点乳腺小增生,也不会把整个乳房切除了呀?”郭丽英还想起来,手术后自己做了近一年的放疗和化疗,其实就是一个癌症病人的常规治疗啊。 
  当天下午回家后,情绪极其低落的郭丽英,拿出一张自己比较满意的照片,到照相馆冲洗放大,准备作为自己的遗像。同是医生的丈夫得知此事后,安慰郭丽英:“现在离你当时得病已经过去三年了。医生说你最多活不过一年,现在你已经活了三年了,说明你的病情控制得很好,有必要这么悲观地准备遗像吗?你是医生,应该知道很多癌症患者并不是被疾病折磨死的,而是被吓死的。” 
  丈夫的话一下子点醒了郭丽英。这三年自己虽然是个糊涂病人,家人的关爱却一点不糊涂。 
  丈夫只要有空,就带她去听音乐会,去近郊散步;两个还在读书的女儿,把她闲置了多年的小提琴找出来,隔三差五地就组织小型聚会,让她徜徉在音乐的海洋里。“家人的温情和细心,给了我诸多力量,让我在这三年里过得非常快乐。”郭丽英无数次感慨道:“只有有过切身体会你才能明白,对一个癌症患者来说,希望和支持是多么重要。” 
  2 
  2006年1月8日,郭丽英因为拉得一手漂亮的小提琴,被选拔参加全国首届癌症康复者文艺汇演。由她创作并亲自担任小提琴伴奏的诗朗诵《生命之歌》,在北京的演出获得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 
  在回深圳的飞机上,深圳杰出义工丛飞在与郭丽英聊天时说:“郭姐,我们组织一个癌症康复者艺术团吧。”郭丽英下意识地答道:“我们能行吗?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能弄得起来吗?”可三个月后,郭丽英就从报纸上看到,那天在飞机上跟自己商量一起办癌症康复者艺术团的丛飞,病情恶化离世了。 
  丛飞的离世,深深地刺激了郭丽英。她开始考虑:怎么才能让那些和自己一样不幸患了癌症的人,活出希望,活得有质量?郭丽英认定,用艺术点燃生命的希望,对癌症患者来说最简单易行,也是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那时,一些癌友过生日时经常会邀请郭丽英去参加聚会。她便暗中观察谁的歌唱得好、谁的舞跳得好。一旦发现有合适的人选就悄悄问对方要电话号码,邀请他们加入癌症康复者艺术团。艺术团很快发展了二十多名团员,但问题又来了——没有经费,租不起正规的排练场所,请不起专业的指导老师,只能到公园排练。深圳夏天时公园里的蚊子真是不少,不打驱蚊药水,蚊虫太多影响排练;如果打驱蚊药水,癌症患者对这些气味非常敏感,无法排练。 
  就在郭丽英一筹莫展时,深圳华强职校为他们敞开了大门。该校负责人提出愿意免费为他们提供一间170多平方米的排练室。深圳市妇联随后也为艺术团提供了一间办公间,配备了一台电脑。郭丽英自费请了一位手语舞蹈老师,为艺术团排练了第一个节目《感恩的心》。 
  2012年11月,这个全国第一家全部由癌症康复者组成的艺术团,在深圳市民政局正式注册成立,郭丽英为艺术团取名为“凤凰涅槃艺术团”,希望在经历了人生的煎熬和痛苦考验之后,大家能够重生。 
  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凤凰涅槃如今登记在册的团员已超过百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30岁,癌龄最长三十余年。仅2014年,凤凰涅槃艺术团就参加了27场次的社会公益演出,并在深圳群艺馆等地举办了四场《生命之歌》公益演出。还多次走上中央电视台,被多个栏目做过专题报道。 
  3 
  艺术团平日除了排练,还有很多外人难以料想的情况。团里曾经的男一号小何,30岁时患了肝癌。得知凤凰涅槃艺术团这个特殊群体后,自小就喜欢跳舞的他告诉郭丽英:“郭姐,我在团里一人担任三个角色,没问题。” 
  相貌帅气的小何从2013年年初进入艺术团开始,就一直是团里的舞蹈台柱子。小何还主动担任临时指导老师,为那些新加入的团员指导、纠正动作。遗憾的是,四个月后,小何的病情恶化,再次住院。当年年底,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小何的妻子擦干眼泪,成了凤凰涅槃艺术团的义工。她告诉郭丽英:“小何虽然不在了,但我们依然是亲人。” 
  类似的温馨场景,艺术团里经常出现。团员小吴因患乳癌与丈夫离婚后,独自带着2岁的儿子生活,艺术团成了孩子的第二个家。团员大张吃的一种中药里,需要一种名为“蟋蟀”的药引子,他跑遍了深圳各大中药房也没有买到。郭丽英得知后,让姐姐在哈尔滨的药店里四 
  处找寻,成功配齐并快递到深圳。 
  小何离世后,团里一时很难找到合适的替代人选。为此,广受好评的歌舞节目《逛新城》不得不面临停演的尴尬局面。此时,一位姓贾的专业舞蹈人员主动找到郭丽英,“我跳了二十年的国标舞,愿意义务做你们艺术团的助演,分文不取。我是被你们的精神所感动。”《逛新城》再次收获了观众如潮的掌声。 
  2015年1月24日的“凤凰涅槃茶话会”上,郭丽英笑称生活给了她太多的惊喜:“十三年前医生说我最多活不过一年,结果我现在还活着,而且是很有质量地活着;别人以为得了癌症就是等死,就是泪流成河,而我们艺术团的上百名团员都用歌声、笑声,用生命在歌唱、在演绎‘癌症并不等于死亡’的奇迹,在传递温暖、传递爱、传递没有血缘却胜似血缘的亲情。” 
  采访中,郭丽英再三告诉笔者,“仅仅叹息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我的选择是:既然命运跟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那我就还给它一个温暖的拥抱。”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