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俗人喝茶

时间:2016-07-0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有人认为喝茶是雅事,比如周作人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 
  幽窗,茶友,好茶好水好茶具,都极雅,他认为平时为名为利无可厚非,但喝茶这一片刻,应该是风雅的,是出离尘世的。 
  还有倪瓒,元代著名的画家和诗人。此公有洁癖,属于很奇葩、病得很重的那一型。他好茶,当然也认为喝茶是至雅之事,所以挑水工屁股后头那一担“尾担水”不可泡茶。我常觉得好笑。大家大概知道,如果你在餐厅为难服务员,对他们不尊重,他们面上不说什么,你说缺盐,他就又端去后厨,洒点盐,拿手指搅搅又给你端上来。倪瓒家那挑水工难免一路走,一路把前担换到后担,或者往水里啐一口,骂一声“就你高级”,也未可知。 
  倪瓒自制了一种茶,大致是把核桃松子粉之类做成石头一样的东西,放在茶汤里,取了个极好听的名字,叫清泉白石茶。后来有位叫赵行恕的皇室宗亲,听闻倪瓒风雅,慕名而来,喝过清泉白石茶后连说一般。倪瓒生气地骂:“吾以子为王孙,故出此品,乃略不知风味,真俗物也。”当下跟人绝交了。 
  在喝茶这件事上,雅的另一面是俗吗?也不尽然。 
  我们家人人喝茶,冬天生炉子,炉膛就连着铁制的桌面。桌面一直是热的,每人都有一只杯子放在上头。家里乌龙普洱铁观音都有,大家想喝什么茶自己泡,各管各的杯子。爸爸早年喝浓茶,后来病了要常吃药,医生叮嘱少喝茶。他每天也放一小撮,说是压压水味儿。喝茶这事儿在我们家,不好论是雅还是俗,是过日子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有个远房伯父,喝酽茶,抽自己种的旱烟。人粗犷,声若洪钟。几十年来,他养成每天早上起来先烧茶的习惯,用大搪瓷杯子,能装一两升水,也没人好意思称杯子,都叫缸子。早上在煤炉上煨开了水,水扑出来时,加大把茶叶,什么水什么叶子都不讲究,散碎一大把。我有回问这是高沫吧,他说什么高沫,就是市场上最便宜的叶子。在炉子上把茶叶煮开,还要盖上盖焖一会儿,焖好了就依在炉子边,喝一天不会凉,也不用续水了。婶婶说,谁也不敢喝他那茶,比药还苦。有时两人吵嘴了,婶婶便骂说要把他那药罐子给扔了。 
  有时他来做客,我们给他泡茶,捡好茶泡。他喝几口意思一下,也不拂我们的面子。我们也知道请他喝这些茶,就跟在海里磕个鸡蛋请他喝蛋花汤一样,没味儿。 
  后来,他走到哪里都拎个大号太空杯,里头茶汤黑黝黝。熟悉的人都叫他“老茶客”。他也算是在乡里凭喝浓茶,喝出了名号。有人问,喝这么浓的茶,晚上睡不睡得着啊,这是不常喝茶的人的担忧。长期喝茶喝咖啡的人,那一般的茶碱咖啡因奈何他们不得,不喝才睡不着呢。 
  靠着小幽窗,有丝竹声细细,好友两三个一起品茶当然是雅。可我那伯父,捧着他的大茶缸时,也神情满足,像是极大的享受。他就是俗吗?我不以为然。 
  也见过那些茶道上拿着闻香杯一仰脖连干几杯,弄得喝酒似的,还有咕咕咚咚喝茶如牛饮的,这些人只是假装风雅而已,平常估计也不怎么喝茶的,也算不得喝茶中的俗。不过有时看有些人明明不爱喝茶,也摆几套茶具,来了人叮叮当当别别扭扭整一套程序,自己不享受,别人看着也难受。这样非要显风雅,倒是让人觉得俗气得很。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