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悠然自得的龙套

时间:2016-09-2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最终,我们能找到的知心爱人,应该无需经历痛苦的磨合。他近乎零弱点,因为他所有缺点都是你不在乎的。 
  相亲奇葩说:租房理论 
   
  表妹李安琪相亲25次未果后,已经把所有亲朋好友都为难坏了。为何世人眼中的各种精英男士,在她这里都会一拍两散?究竟是29岁的女孩要求太高,还是他们身上都有与众不同的Bug? 
  李安琪本人却并不着急。她说,经历了这么多相亲对象,就像租房时,一次次跟着中介爬楼看房,逐渐长了经验。寻找理想对象,就像找理想的房子,是一个逐渐跟自己内心需求对焦的过程。 
  住进房子里,再来埋怨它的朝向、层高、通风,都是自寻烦恼。同理,你得明白谁与自己内心需求匹配度最高,可以给予自己尘世间最大程度的舒适、自由,必须明确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向往在哪里。 
  打个比方,李安琪已经把世俗意义的“好房子”标准踢了出去。比如,她不在乎卧室有没有奢华软装、靡丽的吊灯,只需有个舒适的床垫;她不在乎有没有大屏幕彩电、气派的餐桌椅;她也不在乎房子朝南朝东,因为她早出晚归,夏日回家能看到夕阳已是幸福。 
  可这并不代表她好说话,她内心的需求并不简陋。 
  她希望房子朝西。这样,傍晚回家时,光线好,墙面暖洋洋,植物也会因为沐浴了足够的西晒,生气勃勃。她希望有超大阳台,放上靠垫看书,与朋友喝茶,,雨天还可以在这里上跑步机。她希望卫浴间没有一丝异味,因为她是运动达人,超爱洗澡。她希望厨房宽敞,她做饭时爱人可以陪说话,新炒出来的菜,就放在离灶台不远的小桌上,两个人拿起筷子就抢吃…… 
  所以,世俗意义上的精英男对她全无用处。他们几乎每晚都外出应酬。他们买数万元精装书装饰书房,但只是坐在里面玩自拍。他们每年都要出国买奢侈品,在朋友圈晒阿尔卑斯山上的雪。他们喝茶要去会所,喝酒要去品鉴会,运动只打高尔夫……细想一下,如果他热衷于充门面,而她觉得这样很累,他们怎能舒畅地过上几十年,培育出一份相濡以沫的情感? 
  不是同道人,不进一家门。李安琪想明白后,就转移了相亲阵地,加入了本城一个跑步达人圈,又加入一个茶友会和一个朗读者协会。 
  对焦:爱上一个咂摸出滋味的龙套 
  几乎每周,跑步达人们都相约着,在风景如画的地方越野跑。短的线路五六公里,长的十五六公里。她很快发现一位助人为乐的小伙子。每次越野跑之前,他都反复征询大家意见——几时出发,附近有无停车场与地铁站,中途有没有补给热茶的便利店,甚至,终点有没有女跑友可以选购农家蔬果的地方。 
  一天,小伙子兴冲冲地邀大家去一条郊区线路。跑完,李安琪与众人惊喜地发现,他们已置身在一片布满茶树的山坞之中。 
  这是当地山民承包的茶场。春茶正在炒茶师傅的手中抛捻、推压、搓动。一问价钱,比市场上便宜至少一半。小伙子买了新茶,又向茶场看门人讨了一把老铁壶,自己汲山泉水,生了炭炉,现场为大家沏茶。 
  茶真好,顺滑醇厚,甘爽鲜洁,带着无人赏识的山坞里特有的明亮安恬之气。喝到那么毫无矫饰的茶,安琪感动得说不出话。 
  小伙子说,觉得茶不错,是因为跑了十五六公里的路,够焦渴。茶并没有比在茶友会里喝的那些顶级岩茶,肉桂啦、水仙啦,香气与口感更棒。 
  李安琪心里一动,“难道你也是茶友会成员?” 
  小伙子大笑,“你肯定不会注意到我。我不是客人,我是做了芋泥点心和茶饼,到茶会上来卖的小贩。你要是记得我,那一定是我的点心纸袋帮了我。” 
  安琪福至心灵,“那是特别定制的,灰绿色的茶梗纸袋?” 
  小伙子再笑,“咦,你还记得,说明我纸袋上的一休哥画得不错。”小伙子说,他还在朗读会上见过她。半年前,他的导师要去朗诵会上读爱丽丝·门罗的作品,他被组织方调过去做牛轧糖和冲茶,又见到了她。 
  小伙子描述她——那天煞有介事地穿着亚麻布长袍,戴着银镯子。哦,来参加朗读会的文艺女青年们多半这种打扮。她们挽着长发,像林徽因张允和一般走来,制造了一种有文化的气场。然后,自己都被这种气场感动了……说句不怕得罪的话,门罗的作品是在炖汤的炉灶旁、在熨烫衣服的案板上、在孩子的哭闹声中写下来的,质地粗砺,并不适合这种有模有样的文化消遣。 
  李安琪被他直率的说话方式惊呆了。这样一个外表柔和、内心耿介的人,这样一个照应到多数人感受、却绝不随波逐流的人,能放下身段当小贩,又能适时自嘲……他实践的,也是自己的理想人生吧。 
  知道这小伙子27岁,一边读博士,一边成了做点心和手工牛轧糖的微商,李安琪笑了——终于找到了同道。尤其是,他说:“别人都想做主角,而我就想成为一个悠然自得的龙套。要知道,一幕大戏里,出入自由的,只有一个咂摸出滋味来的龙套。” 
  李安琪今年春节与“龙套”结婚了。 
  “龙套”没弱点吗?肯定有。他很少应酬,极少利用文学博士身份,登上各种文化讲坛;他没多少事业野心,没有广织人脉,论文发表比师兄弟少一半;他也没多少理财雄心,赚来的钱,都买了唱片与茶器,都花在跑步与旅行上…… 
  可这有什么关系,他满足了李安琪的大部分向往与需求。 
  她爱他的周到、居家、毒舌,爱他把一切都看得透彻明白,仍兴冲冲入世的那颗心。 
  她更明白这一点:最终,我们能找到的知心爱人,应该无需经历痛苦的磨合。他近乎零弱点,因为他所有的缺点都是你不在乎的,而优点恰恰都是你最在乎的。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