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那只船叫秀英号

时间:2017-02-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有个好心的船工让我们去船尾,说船尾的中轴线较平稳,去那里坐着吹吹风会好些。 
  那时候没有官二代这一说。 
  老文是个官二代,还娶了个官二代老婆。据说那老婆又丑又凶悍,可就是管不住风流倜傥的老文,他的花花草草遍布我们省直各单位。 
  他当然不是我的茶,我也不是他的。他算我的蓝颜知己,聊得来处得轻松,可以分享私密话题。他的好处是知识渊博优雅风趣,特别善解人意,又比我大一轮,很适合做人生导师。 
  那年,我们一行五人从广州去海口,乘船。那是我头一次坐海船,大约九点多上的船。船只没有想象中的大,还挺旧,有个挺俗的名字叫“秀英号”。我们是三等舱,七八个人的大房间,我上船就躺倒睡了。 
  我是被颠醒的,时间接近零点。我的铺不是左右晃而是前后颠,颠得我一醒便差点喷出来。我挣扎着踉踉跄跄地去医务室找药,那边厢灯火通明,医生笑嘻嘻说:“看吧这是第一个。一会儿接二连三地来,今夜浪大。” 
  老文跟在我后面。我跟他说没事,他仍不放心。吃完药没五分钟我又吐了,连带着鼻涕眼泪一窝蜂地流,药全白吃了。医生翻着白眼说:“这药应该提前三十分钟服的,谁让你不早准备。”我没经验嘛,现在说这个有用么?我吐得胆汁都出来了。 
  有个好心的船工让老文带我去船尾,他说船尾的中轴线比较平稳,去那里坐着吹吹风会好些。正是夜半时分,风急浪大,四周黑色的海浪翻滚着真像世界末日,恐怖极了。我跌跌撞撞往船尾走,不知不觉间拉了他的手。 
  现在我已记不得当时去的是不是乘客止步区域,反正周围没人。我平时不喜欢依赖别人,但呕吐时出了好些虚汗,胃里止不住一阵阵痉挛,身上发冷,就只好接受了老文的风衣和手掌——医生告诉他掐我的内关穴,他死死掐着不放。 
  老文一直在安慰我,讲着各种段子转移我的注意力。在这之前,我俩一块时都是我叨叨,比如我被领导穿小鞋啦,室友心机婊抵毁我啦……他的办法多,亦正亦邪不拘一格,反正总能支招帮我渡难关。那晚我因为太难受所以很安静,没力气说话。 
  他在说,反正他一直挺能说的。他讲航标灯,讲航海,云天雾地地瞎白话。后来不知怎么就讲到人生、婚姻和爱情。 
  我承认一个浪荡子真诚起来还是挺吓人的。我静静地听,不敢乱讲话。这样的夜晚很容易让人推心置腹,或许内心深处我们是同一种人,却生在不同的家庭遭遇不同的人生,我理解他同情他,仅此而已。 
  他讲到他的婚外恋。他说从小喜欢威武俊逸的姑娘,遇到那个女人之后便不能自持。为掩盖与她的私情,他交往了众多女孩做挡剑牌,以防老婆发现。 
  晕船的感觉慢慢退去,他仍旧握着我的手腕。直觉上我知道这是个危险的时刻,当一个男人袒露心扉,稍有心软便会意乱情迷,我不想那样,因为我珍惜这个朋友。 
  我轻轻站起身,跺跺发麻的脚,借机抽出手。话题终于从危险的男女关系转移到父辈的为人处世,天色渐渐明朗。 
  吹着凉爽的海风,欣赏早晨的美景,不由得人心旷神怡。“听说人生有四美:良辰美景、佳人美酒,此生不虚度。”他笑嘻嘻说,恢复了平日的潇洒神态。 
  很多年过去了。在朋友相聚的场合,他总说我们是有过“一夜情”的人,我微笑默认。 
  最后的见面我记得。我们一块吃饭,茶壶在我手边,我却老忘记添茶,他笑说:“你呀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做个贤妻良母呢。”我说,那是因为你不欣赏我这一型,我老公就觉得我是。 
  他说,奇了怪了,我老婆火眼金睛,我身边那么多风骚小娘们她都不介意,偏偏她很介意你,我也得把你掩护起来,不要被她发现。 
  我说,那就别再见了。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