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和大自然一起养育孩子

时间:2017-06-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璞璞本名赖璞玲,自从女儿出生后,她就做了一个特别的决定:回归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当中,和自然一同养育女儿。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但也使她收获了前所未有的自在、宁静,以及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 
  自然向爱她的人敞开怀抱 
  璞璞在很久以前就感受过来自自然的拥抱。那时候的她就读于中山大学法语文学专业,大二那年,她为情所伤,刚好深爱的外婆又去世了,双重打击令她痛不欲生,精神濒临崩溃。最痛的时候,璞璞选择了逃离人群,躲进了学校的后山。静默的山林里空无一人,璞璞找了一棵大树,蹲在树下放声哭泣。哭了很久很久,她的精神慢慢松弛下来,内心也恢复了平静。“当没有人可以接纳我的时候,是自然接纳了我。直到现在,一旦遇到其他人都无法接纳我的情况,我就会回到自然中寻找安慰。” 
  就这样,自然成了璞璞内心深处最安全的归宿。从那时起,她开始关注环保。璞璞读的是中法合作的2+2项目,大三开始赴法留学。在法国,她接触到了许多先进的生态理念,对生态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毕业后,她决定报考舒马赫学院的生态学研究生。 
  被誉为“生态魔法学堂”的舒马赫学院,位于英国西南部的一座小镇上,该校不在璞璞母校所能提供奖学金的范围之内,只能自费就读。而生态学专业的毕业生向来求职不易,璞璞又来自单亲家庭,但母亲还是决定举债供女儿读这所学校。 
  在舒马赫学院,璞璞每天早上跟同学们一起走进森林冥想,从野地里采集食物,学习瑜伽,还掌握了包括“马语”在内的许多特殊技能。在学校举办的慈善晚会上,她还作为嘉宾发表演讲,为学校募集了超过23万英镑的善款。校方也对这位笑起来眼睛似月牙儿的东方女孩分外眷顾,破例为她提供了一笔高昂的奖学金,并代她向香港嘉道理农场申请了资助。农场的董事与璞璞接触后,非常欣赏她的生态理念,答应在毕业后为她提供一份对口工作。 
  2013年下半年,璞璞和捷克青年托马斯结为夫妻。怀孕后不久,璞璞正式毕业并进入嘉道理农场工作。嘉道理农场是一所巨型农场兼植物园,有着各式各样的动植物,璞璞每天都同它们进行着亲密接触。学过“马语”的她经常抱着马脖子听它们的呼吸,夜晚就睡在马背上,同事们常担心她的安全,她却自得其乐。 
  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璞璞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孩子出生后,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抚育孩子?她想起了自己喜欢的法国姑娘蒂皮。蒂皮出生于非洲纳米比亚,她的父母是拍摄野生动物的摄影师,因此蒂皮天天和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她时常骑在鸵鸟背上飞跑,站在大象鼻子喷出的水流下洗澡,和刚出生的小狮子一起午睡……长大后的蒂皮真实而快乐,并且充满力量。璞璞欣赏蒂皮,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也可以充分同自然接触,做个野生野长的孩子。 
  一步步贴近“自然生活” 
  2014年4月29日,璞璞在家中以自然分娩的方式顺利生下一女,托马斯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她给女儿取名为Julia,中文名“花田畅游”,希望她能畅快淋漓地悠游于花木田园的怀抱之中。 
  女儿出生后,璞璞和托马斯一起制订了一个“自然养育计划”,计划中规定全家坚持接近“亚马逊原住民”般的自然生活,包括吃全素食品,常年洗冷水澡,尝试户外住宿,每天至少沐浴在阳光和大自然里一小时,并尽可能赤脚走路等事项。他们还计划着等孩子大一些之后,“离开在香港的工作、房子和一切固定的生活、思想方式”,带着孩子边走边唱,不带钱地生态徒步旅行。 
  在香港这个现代化都市,璞璞的“自然养育计划”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她却坚持将物质生活简化到极致,尽可能让女儿去触摸自然。正因如此,璞璞和托马斯经常被人们视为怪人。花田畅游从小便习惯了在纯天然的环境里摸爬滚打,所以很讨厌穿衣服,每次穿衣时都会奋力挣扎,璞璞便干脆任由她光着身子。但抱着光身子的宝宝走在路上总会引来人们的侧目,有一次甚至有人报警说璞璞虐童。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不善言谈的璞璞只能选择避让,或者干脆假装自己是外国人,听不懂中国话。好在她的丈夫托马斯本來就是捷克人,人们便误以为这是外国人的奇怪做法,常常围观一阵便走开了。 
  从女儿几个月起,璞璞和托马斯便开始带着她徒步旅行。早在舒马赫学院读书期间,璞璞就尝试过赤足行走,以这种方式与大地亲密接触,收获平静与喜乐。女儿六个月大的时候,璞璞一家先在香港进行了一场徒步冒险,他们从香港大埔林村的家步行到了梅窝,其间穿越了大帽山,还沿着蜿蜒的山路步行到城郊的荃湾。 
  2015年,璞璞和托马斯辞掉工作,带着女儿在国内的各大生态村庄徒步漫游,并尽可能多地创造机会让全家人赤脚在土地上行走。花田畅游很喜欢这种体验,一进入大自然中,她就会变成一只欢脱的小鹿,自由自在地“撒野”。璞璞的感受却有些复杂,一方面,她为女儿的欢乐而欣慰,另一方面,她也感受到在国内的大氛围当中,自己根本无法完全放松。“你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你看,他们随时准备过来干涉你,或者评判你,而且出发点还是为了你好。”尤其是在成为母亲以后,璞璞感觉到在很多情境下,一个母亲得到的支持少得可怜,她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做一些改变。 
  和大自然一起养育孩子 
  虽然辞去了香港嘉道理农场的工作,但璞璞还是肩负着沉甸甸的环保使命,要承担许多有关野生动物保护、自然教育、废物回收之类的工作,要频繁奔波于世界各地。璞璞因此思考:如果要去工作,我就要跟宝宝分离,那我和孩子就都会处于痛苦之中。这是真正的环保吗?如果因为我必须去工作,必须离开孩子,从而培养出一个不开心的宝宝,将来她因为这种不开心、这种空虚而破坏自然,那我真的是在做环保吗? 
  意识到这点后,璞璞决定:与其做个上班族或者四处奔波去做所谓的环保工作,不如真正去过一种身心合一的生活,让妈妈和宝宝不分离,同时以这种行为去影响其他的妈妈,帮助她们更好地养育孩子,并建立同大自然之间的连接。因此璞璞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将女儿带在身边。她带着女儿参加和平会议,去为那些愿意尝试自然分娩的妈妈提供支持和辅导,并帮助妈妈们感受大地母亲和动物母亲的爱,然后进一步学会怎样爱孩子,并以亲子互动的方式去影响未来的世界。 
  工作之余,璞璞则选择了回归自然的怀抱中,和大自然一起养育自己的孩子。她将新家安置在捷克郊区的一幢小木屋里,那里距离森林只有不到两公里。每天清晨,璞璞会带着女儿睡到自然醒,吃一顿新鲜的早午餐,然后牵着女儿去林中漫步,将花草虫鸟的名字念给她听,告诉她雪地上的脚印都是谁的“签名”。女儿有时会在沙土中打滚,去亲吻喜爱的花木,璞璞也从不阻止。一天的时间就在这样的悠然行走中悄然流逝。 
  璞璞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她计划着等女儿大一些的时候为她选择一所森林幼儿园,然后是森林学校,再然后,就把生活交还给女儿,让她成长为她自己。至于璞璞本人,则计划着在女儿入学后成为一名自然教育者,继续将心灵环保的理念推广下去。 
  璞璞感恩现在的生活,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