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幸好我没有任性到底

时间:2017-06-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成长,总以各种失去为代价 
  小软再一次问我:“真的不用我留下来陪你?” 
  我认真回她:“去吧,去加班赚你的游费,去谈恋爱,去跳你的健身操,我可以的。” 
  小软笑着离开。 
  其实情况没我说的那么轻松。脚踝不小心扭伤,行动不便,连吃一碗泡面都要多费许多气力。可是,这是我的事,不该小软放弃自己的生活来成全——多年以后,我已清醒自知,懂得了适可而止,也已不再以情谊之名为所欲为。 
  因为,我曾经任性过。 
  曾经一直任性,自以为友情一词,可解释为“任意妄为”。 
  比如,多年来,我都怕孤单,时时需人陪伴,从小到大,身边走得近的同学,都会被我信手拉来,一起去图书馆、食堂、医院……甚至大学时打零工,也一定拉室友同行。大二时,因一个室友连续两次拒绝周末与我同去超市做促销员,我恼怒,许久不与她接近。 
  高中时的同桌,后来在火车站售票处工作,多年来,我心安理得自她那里获取出行的卧铺票,即使拥挤的春运期。还有一位好友,先生在韩国工作,每每她去韩国与先生团聚之前,我必列出托她为我购买物品的长长清单,先是自己所需,后连家人、朋友需求也一并加上,从没在意过她是否情愿,是否为难,只觉大家是好友,一切理所当然…… 
  这种任性,一直持续到 2012年夏天,父亲查出胃癌,入院手术,术后感染,送入重症监护室。那些时日,心情如凌迟,我焦虑、恐惧无助,常常在深夜里,握住电话向碧玉哭诉。 
  碧玉长我 3岁,我们自小相识,她于我亦姐亦友,多年的情谊,我无所顾忌。 
  不止哭诉,还有繁多求助。我央碧玉陪我和父亲的主治医生吃饭,让她代我给监护室的小护士送礼,后探知那位医生爱吃海鲜,又让她驱车数百里去购买新鲜海产品……碧玉都为我做了,那些日子,她任我依赖,并不抱怨。 
  一周后,父亲脱离危险,回到普通病房。也是那天起,碧玉和我断掉了联系,她留一条短信:对不起,作为朋友,我承担不起太重的分量。 
  并没有给我任何挽回的余地,我再拨她电话,号码已被阻止。 
  直到好多天后,我才反省了自己,承认这场持续了近三十年的友情的终结,并非碧玉的错。碧玉生性爱清静,怕烦扰,更不擅和陌生人打交道。我要求她所做的一切,超越了她的底线。她为了我,狠狠为难了自己一次。也只一次。 
  一次就够了,碧玉的“决绝”,令我在多年对情谊的懵懂和一厢情愿中醒过神来。 
  我没有再试图去挽回什么,但是我,开始学会约束自己。 
  我不再将友情看做一种“无所不能”的情感,狠下心来,给自己多年对友情的依赖划出一个界限。我依旧和已做到副站长的高中同学保持如常的联系,但出行问题上,我会努力自行解决,可为一张车票连续几日盯着 12306每日的更新信息。有次小聚,她问,是否好久不出行?我诚实回答,票没有那么难买,自己买,也方便的。 
  她笑起来,风轻云淡的笑容里,我看到她不动声色的感动。 
  我注册了海淘账户,购买所需物品,在好友动身去韩国时,只对她说“一路平安”。她讶异,却也释然,回来时,送我心仪礼物,我收下,和她相视而笑,心照不宣。 
  她们却不知,那样的时候,我只觉幸好,幸好,幸好我醒过神来,没有任性到底,直到失去所有。 
  而碧玉也不会知道,我常常想起她,常常想她,想那些年,她对我所有的好,想最后她放弃我之时,心底的百般为难和最后狠心的决断。 
  想到微微酸涩,想到慢慢释然。 
  我终究在失去碧玉之后,成长为一个被更多人接受和喜欢的人,在友情中,不过分,不苛求,不强势,理智而自律。 
  成长,总以各种失去为代价。但失去碧玉,这代价多么昂贵。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