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跪着的女德,你是要闹哪样?

时间:2018-03-25   栏目:时尚潮流   来源:网络

  在百度输入“女德班”,会得到15万个相关搜索。女德班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延绵到陕西、广东、海南……在全国近乎遍地开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这16个字被誉为女德“四项基本原则”。这样的奇葩金句在女德班上比比皆是,一次高校演讲中,不堪忍受的学生随手将《做现代窈窕女性》的讲义发到了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近日,部分女德班已被叫停,涉事人员也在接受调查。有人叫好,有人喊冤。你怎么看? 
  观点:树立女性“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 
  代表人物:杜洁,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所长 
  “‘受家暴了一定要忍,因为挨揍的人身体好,不容易得病。’‘女性受到凌辱是给家族抹黑。’‘男为天,女为地,地永远翻不了天。’等等如是这样的荒谬言论已经触碰到了社会文明底线,既不符合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又与生活常识常理相悖,无非就是束缚女性、奴役女性、压迫女性的歪理邪说。”接受中国之声的采访时,杜洁显得很气愤,“一直以来,我们妇联致力于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2016年,国家还出台了《反家庭暴力法》,为维护弱势群体、尤其是女性群体的工作助了力。从封建社会到现代文明,中国女性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站了起来,女德却要她们再跪下去。” 
  让女德班自打耳光的是,就在不久前,2017年11月27日,中国工程院公布了新当选的67名院士名单,其中有4名女性,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各自领域的国家最高荣誉。人民网发文为她们打call,了不起的中国女性!按照女德班的说法,这几位女性岂不成了反面教材? 
  杜潔觉得,首先,有关部门要对文化市场进行有力监管,特别是这些女德班还打着公益文化事业的旗号,要对公益文化事业加强管理。 
  其次, 客观地说,虽然女德班宣讲的内容荒诞不经,但那些支持它的人,并不是为了博眼球,而是他们的思想与女德班宣讲的思想是一致的。无论讲课的人,还是簇拥者们,她们从小接受的性别教育就不合格。就像这次被责令停止半年活动的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相关负责人,根本听不出丁璇的演讲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在接受《中国妇女报》记者采访时就满腹委屈地问:“我们弘扬传统文化有错吗?” 
  我们来分析一下女德班的学员就能知道答案。她们多是自身缺乏独立意识的家庭妇女,面对家庭和婚姻遭遇危机的现实,没有能力改变对方,没有勇气与之对抗,只能寄希望通过所谓的“女德”进行自我救赎。这样的救赎虽然必定无效,但很多女性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前去参加培训学习,这也助长了“女德班”在社会上颇有市场的假象。 
  所有的社会角色都有正面的道德重建、价值重建的需求。要想从根源上解决这种现象,还是要树立女性“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因此,要杜绝宣传封建糟粕,最根本的是要铲除它的生存土壤。教育等相关部门,应当从校园开始,对女性加强现代女性的价值教育,向她们传递正确的女性价值观。其次,妇联、司法等部门,应对存在家庭危机的女性,提供更多的心理救济和法律帮助,帮助她们化解家庭危机,以及保障她们的合法权益,降低她们面对家庭危机的心理恐慌。让现代女性自己能从思想深处认识到和认清楚“女德班”宣传内容的荒谬,自觉拒绝报名参加“女德班”。 
  观点:性别平等不会一蹴而就,但这条道路上充满了光明与希望 
  代表人物:高富强,《中国妇女报》记者 
  高富强对这次的女德班事件进行了全程采访报道,在《中国妇女报》上发表了几篇振聋发聩的时评,为妇联表明了鲜明的立场,新浪微博、凤凰新闻等媒体都进行了转发。 
  作为媒体人,高富强也时刻关注着其他媒体平台的内容,他很赞成《钱江晚报》的评论文章《给“女德”提供讲台,比“女德”让人糟心》中的观点:在一个早已男女平等的时代,道德不分男女,我们都需要堂堂正正站着,而不是跪着。而比女德教育更可怕的是还有人纵容它的存在,为其提供讲台,让其大行其道。 
  还有东方网发表的评论,标题是《高校女德讲座是提倡精神“裹小脚”》,该文直指问题的要害:在女性家庭地位并没有得到很好保障的当下,要警惕男尊女卑观念的“回潮”,要对封建观念的残余斩草除根。澎湃新闻则在评论文章中幽默地告诫相关学校的负责人,“要闻得出香臭、辨得出美丑,不能再让封建糟粕披上‘传统文化’的画皮横行校园了。” 
  高富强也不无担忧地说,女德班可以叫停,但男尊女卑观念的“回潮”和助长这种“回潮”的力量是可怕的。虽然现在是倡导性别平等的21世纪,虽然男女平等早就被确定为基本国策,但当下的舆论场,有关“女德”的话题远远没有形成共识。某种意义上说,丁璇事件一直高烧不退,除了有正规媒体参与报道与评论外,更多的是正反两方的激烈争吵造成的。通过观察,我们发现,虽然绝大部分网友都不赞成字面上的男尊女卑,但一到具体的事例上来,总有一部分人会下意识地维护固有的性别秩序。 
  高富强希望大家能和他一样,保持积极阳光的心态:社会的进步一定是点滴前行,性别平等更不会一蹴而就。虽然离最终的性别平等,中国还要走相当长的路,但这条道路却充满了光明与希望。 
  观点:我们需要的是妻子,不是女奴 
  代表人物:赵言,34岁,IT技术人员 
  “品德的教养还分男女?为什么有女德没有男德?你们谁见过男德班?”刚刚升级做了父亲的赵言笑称看到这个新闻既诧异又觉得荒唐。一个家庭中,只有夫妻两个人都具备良好的修养和品德,这个家庭才能和睦幸福,没听说谁家丈夫或者妻子品德低劣,另一半恭顺温良,但这个家庭很幸福。你听说过吗? 

  品德是一个人所具备的基本素养,从古至今,品德不好的人无论跟什么样的人组成家庭,这个家庭都不会好过。女德班“教育”女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男性就可以随意辱骂殴打妻子?最可笑的是所谓“女性受到凌辱是辱没先祖”这个谬论,简直令人出离愤怒!明明女性是受害者,却成了罪人。将脏水都泼向了受害者,却对施暴者只字不提。这是“女德”吗?女奴还差不多!我们需要的是妻子,不是女奴!

  观点:我的人生,我说了算 
  代表人物:曾小祺,27岁,发型美容师 
  职业的缘故,我比较关注护发产品的广告。多芬的新广告我特别喜欢,主题叫做“我的头发,我说了算”,片中的几位女性都保持着自己喜欢的发型,但或多或少都遭遇了偏见:留板寸的小A说别人议论她留这么短的头发,不是要出位就是要出柜(同性恋);一头爆炸卷发的小B被朋友“好意”提醒:中国人不适合留卷发;跳街舞的小C染了蓝色头发,被妈妈整天唠叨个不停。但其实小A是直得不能再直的直女;小B喜欢这样的自己,很好很性感;小C觉得年轻就要敢炫,我的头发,我说了算! 
  无论长发披肩、绚彩发色,还是精灵短发或者复古优雅,发型是每个人的个性标榜。但当今社会,女性因发型而被人说三道四的情况屡见不鲜,就拿我来说吧,作为发型师,每天接触到的女性顾客中不乏想改变又心存担心的人,她们最常问的是“你说这样留,别人会不会觉得怪?”而不是“这个发型适合我吗?”有一次,我给一个46岁的大姐烫染了头发,新做的发型让她整个人年轻靓丽了许多,她高高兴兴地走了。没想到几天后她又来了,头发是扎着的,一进来我还问她“这么好看扎起来干嘛?”她吞吞吐吐地说想染回黑色,因为她丈夫觉得太扎眼了。丈夫说她:“都快50岁的人了,这样不合适。” 
  请问什么是合适的?是自己觉得合适,还是别人觉得合适?一个人连自己怎么打扮都不能决定,如何展现美?美在每个时代的定义都不一样,如今,真美的意义在于彰显个性,所以我们毫无疑问应该接纳个性化的审美主张,呼吁社会尊重女性的自由选择。能够自由选择、能够彰显自己的个性,这才是现代女性的意义所在。 
  观点:走偏的传统只是精明的生意,跟传统毫无关系 
  代表人物: 蒋璟璟,时评人 
  缪因知,青年学者 
  女德班能在全国遍地开花,说明了当前存在这样一种刚性的需求。之所以有这方面的需求,是因为许多人对道德、价值等方面是有迷茫和困惑的。倘若只堵不疏,无疑于割韭菜,割了再长,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蒋璟璟认为,女德班兴起,背后的根源实则是在离婚率不断攀高的当下,一些现代女性尤其是在家庭经济地位中处于绝对弱势的现代女性,在应对家庭危机上无所适从,彷徨无措,进而选择病急乱投医,迷信“女德班”宣传的那一套,才让“女德班”生意火爆,让“女德班”的经营者赚得盆满钵满。 
  就此意义而言,所谓女德学堂与传统和国学全无关系,而只是一笔精明的生意而已。女德的复辟,让一些人赚得盆满钵满,却让另一些人越走越远。 
  可是宣扬它的人不僅认识不到它的落后之处,还一直拿传统文化为它美饰,甚至顶着官方认可的头衔,比如丁璇,身为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到处给年轻人宣传,这就真的很让人气愤了。 
  我就特别想问一句:传统文化招谁惹谁了,要被祸害成这个瞎说八道、落后愚昧的鬼样子? 
  缪因知很赞同蒋璟璟的看法,她认为,评价女德班,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逆来顺受”为关键词的新闻一曝光,不出意料地引起了很多人士的批评,特别是尊重女权、主张男女平等的人士。不过,这件事情似乎有些标题党。毕竟,女德班在全国遍地开花,参与者不像网瘾少年训练营那样是被迫加入的。 
  女德班的兴起,客观而言,不过是传统文化热和个人修身热的大背景下的一部分,只是把女性单列出来令人觉得刺眼,但实际上,女德班跟成功学、外语班、出国辅导培训班并无本质差异。生活中的我们,要想防止被骗,得自己睁大眼睛鉴别,经常自我反思、自我评估。 
  缪因知觉得,不必对女德班太“嫉恶如仇”。说到底它就是一种民间业余教育或个人身心塑造的方式。我们既不必把女德班捧上天,也不必一棍子打死。真正值得警惕的是以打着反对女德班的旗号反对一切传统,将走偏的女德文化和传统文化划等号,将糟粕等同于精华的人。 

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