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在线娱乐-官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听亲子鉴定师讲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时间:2018-04-0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个父亲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去做亲子鉴定,原因是,他觉得两个孩子越长越不像自己。鉴定的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双胞胎女儿中,有一个是他亲生的,另一个却不是。一个女孩带着4名男子去做亲子鉴定,想知道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以便决定她该嫁给谁。等待结果的过程中,4个男人站在门外谈笑风生…… 
  别以为这是影视剧里的情节,这是DNA鉴定师邓亚军所遇到的真实故事。从事DNA鉴定工作十几年间, 邓亚军目睹了太多的人生百态。

那些藏在亲子鉴定背后的隐情


  有一天,一个打扮入时、长相漂亮的女子走进鉴定所,想给她肚子里6个月大的孩子做鉴定。邓亚军问:“你带老公的血样来了吗?”对方摇摇头说:“没有,我带了老公司机的指甲。” 邓亚军明白了,如果排除了她老公的司机,孩子就是她老公的。 
  女子30出头,嫁给了一个50岁的富商。“嫁给他,就得给他生个孩子。”言下之意,嫁入豪门的她,得生个孩子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后来,她有了孩子,却不知道是谁的,她害怕生下孩子后被老公发现,思来想去,决定先行一步,做一个鉴定,也好及时处理肚子里的孩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女子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老公司机的。拿到鉴定结果,她皱了皱眉。看着漂亮少妇隆起的肚子,邓亚军已经能想象出孩子将要面临的命运了。 
  来鉴定的人,有些是带着隐情的,有些却是对血脉亲情的执著,或者说是带着他们的心结。  
  有一天,鉴定所里来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想要鉴定一下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亲生的。都这把年纪了,儿子也四五十岁了,老人为什么还要做亲子鉴定?原来,老人许多年前就心生疑云,他一直怀疑儿子不是自己的,而且越看儿子越不像自己。但那些年并没有亲子鉴定,老人心里的疑惑也无从解决,便有了心结。有一天,老人无意中得知有亲子鉴定这项技术,便赶过来做。 
  经过鉴定,儿子是老人的亲生孩子。拿到鉴定结果的那一刻,老人非常高兴,如释重负。老人告诉邓亚军, 不知道有亲子鉴定的时候,日子也照常过,可心口总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如今鉴定出来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老人悬了好多年的心终于落地了。 
  邓亚军还遇到过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让人觉得很明事理,但在血脉亲情这方面,却有着异乎寻常的执拗。之前,他已经去过4 家鉴定机构,鉴定结果都显示,儿子是他的。可老人还是不肯相信,又到邓亚军所在的鉴定所鉴定了两次,一次是匿名,一次是实名。当他两次拿到儿子为自己亲生的鉴定结果时,说什么都要找邓亚军谈谈。 
  “我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生育能力,这孩子为什么是我的?你们肯定鉴定错了。”“大爷,您已经去过三四家鉴定机构了,都说是您的儿子,怎么会错呢?”为了安抚老人,邓亚军跟对方耐心聊了起来。原来,很多年前,老人得过一种病,医生由此判定他没有了生育能力。可后来竟然有了孩子,他怎么都不相信没有生育能力的自己可以有孩子,而且越看孩子越不像自己。忍了几十年,听说有亲子鉴定的技术后,做了几次,他都不相信结果的真实性。“大爷,医生也有可能误判,您为什么宁肯相信当年医生的说法,也不肯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老人听着,疑虑慢慢消了。

那些残酷真相背后的柔软和温暖


  邓亚军也遇到过温暖的故事,让她知道有一种爱和血脉亲情无关。那一年,邓亚军接到当地派出所打来的一个委托电话,说是要给一个叫小磊的男孩做亲子鉴定。小磊的身世非常可怜,还不到6岁,父亲正在监狱服刑,母亲在丈夫入狱后没几天便撇下小磊走了。看小磊一个人可怜,伯父便收留了他。很快,小磊就到了上学的年龄,但由于父母没有结婚,小磊属于非婚子女,按照北京的规定,非婚生孩子上户口要经过亲子鉴定,所以派出所就给邓亚军打了电话。 
  那天,取完小磊的血样,送走小磊和他伯父,邓亚军和派出所民警又前往小磊父亲服刑的监狱。父亲一直非常关心小磊,见到邓亚军的时候非常高兴,说自己快要出狱了,很快就可以跟小磊团聚。看着小磊的父亲,邓亚军突然有些感动,那张沧桑的面孔上洋溢着的是深深的父爱。 
  然而鉴定结果让邓亚军非常意外:小磊和狱中的父亲没有血缘关系。虽然见惯了这样的结果,但小磊的情况还是让邓亚军非常揪心,她不知道小磊的未来会怎样? 
  几年之后,让邓亚军想不到的是, 小磊和父亲再次找到邓亚军。因为当年亲子鉴定的结果,小磊一直没有办法落户,想尽各种办法之后,小磊的父亲最终决定领养他,所以他们需要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便又找到邓亚军。这一次,邓亚军免去了他们的鉴定费。小磊的父亲笑着表达了内心的感谢, 他还告诉邓亚军:“尽管小磊不是我亲生的,但我和哥哥还会继续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小磊。” 
  邓亚军说,如果不是小磊的故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职业还可以和真善美联系在一起。这个故事让她明白,亲子鉴定不只是一把锋利的刀,割断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它也告诉我们,有一种爱和血缘无关。 
  还有一个故事,也让邓亚军很难忘。一对夫妇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来到鉴定所,原因是丈夫意外发现,A型血的自己和O型血的妻子,竟然生出来一个B型血的孩子。他一直认为是他和妻子从医院抱错了孩子,所以要来做一个亲子鉴定。 
  几天后,鉴定结果出来了,孩子不是丈夫的,却是妻子的。听到鉴定结果,男子在电话那頭沉默了好久,最后默默把电话挂了。有好长时间,他们都没有来取鉴定结果,邓亚军给对方打电话,丈夫在电话里说:“鉴定结果不取了,帮我销毁吧。” 
  妻子后来跟他坦白了真相。孩子的爸爸是她以前的恋人,因为丈夫婚后有一段时间很忙碌,疏于照顾妻子的感受,而前男友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他们保持了一段暧昧关系。她怀孕后,原本打算去做流产手术却最终心存侥幸留下了孩子。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孩子的血型引起了丈夫的怀疑,让他以为抱错孩子,坚决要去做亲子鉴定。眼看瞒不下去了,丈夫知道鉴定结果之后,她哭着请求他原谅。那位丈夫在电话里告诉邓亚军,他考虑了很久,决定接受这个孩子,好好抚养他长大,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他也不想失去这个家,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做了十几年的亲子鉴定,邓亚军听到许多有关亲子鉴定的说法,有人说,它像一把刀,破坏了家庭和睦和夫妻感情。邓亚军却想说,她也看到很多人拿到鉴定结果之后如释重负,他们不必再生活在欺骗中,不必再生活在谎言被戳穿的恐慌中;她也看到有些人拿到鉴定结果后面对真相,开始懂得珍惜,开始重新考量自己的生活。 
顶部
网站地图